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黎哥饶命 第85章 分手


  一个月过去刘巧在刘黎的监督之下已经可以把基本的家务活都做好了。他也稍微放心了一些,把在出租房里的东西全部搬了回来,那里又只有周彬一个人了。他每天就给壶儿们洗脑让其一起去做个伴,可众人只是心动没有行动。

  课间王婷来了,给刘黎一封信然后又离开了。他趁着上课时打开信一行行清秀的字体浮现在眼前。是分手信全文过了五千字,读一遍时他苦涩的笑了,读第二遍时他趴在桌子上无声的哭着,读第三遍时他气愤的把信撕成碎渣!冷静了许久又把那些碎屑收集起来放进桌箱里,他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一下了课就跑到一班门口。把林晓染约到操场上她见了叹着气问:“你看了吗?没看还给我吧。”

  刘黎沉默半天之后苦涩一笑:“看了,为什么?”

  她说:“我也不想这样,我爱的人是你。他威胁我如果我不和你分手他就会打你,我是为了保护你。”

  刘黎笑意更浓:“保护我?我居然需要你来保护我?啊!”

  她说:“我喜欢的人是你,不是他!你相信我也相信你自己好不好?”

  刘黎渐渐严肃起来:“你和我分手了然后呢?和他在一起?呵呵!”

  林晓染还想说些什么但刘黎已经离开,她眼中尽是水汽望着这背影渐渐模糊。

  他如一个行尸走肉一般游荡回到教室里,壶儿见了就急忙关心的问:“小黎你这是怎么了?被谁欺负了?”

  刘黎目光呆滞看着前面摇头。

  胖子几人也过来问:“黎哥,你是咋了?什么事情说出来啊!”

  “对啊!说出来咱们一起商量解决。”

  “就是嘛!咱们这么久都过来了说说看,咱哥几个帮你琢磨琢磨。”

  他已经红了眼睛,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他说:“我想喝酒了。”

  老贱一拍大腿说:“这他妈的算什么事啊!我马上去安排人给我们顶床位,晚上就去。”

  壶儿对着胖子说:“赶紧去老地方顶好位置,我也想喝酒了,今天喝个不醉不休!”

  “得嘞!就咱哥几个?”胖子问。

  “就我们……”刘黎说着。

  上课了几人回到座位上去,壶儿传来纸条问:到底怎么了?跟我说说。

  刘黎回:分手了。

  壶儿再没有回过来,只是坐在位置上叹气摇头仿佛一切他早就预料到了。

  他这一天脑子里一片空白,什么都不去想睡了一天。下午没有回家就一直呆到晚上正要与壶儿们去喝酒时林晓染把他叫到了操场上。

  操场上情侣们在聊着天,趁着夜色搂搂抱抱很是亲密。俩人对站着谁有没有开口说话,就这样过了许久林晓染说:“黎,你真的要相信我好吗?你等我,等我。”

  刘黎心如刀绞一般,眼泪差点就止不住了:“等多久。”

  她沉默不语,刘黎苦涩一笑道:“我愿意等你,不管多久我都愿意。”

  她走了,刘黎看得清楚她走入了君墨的怀中。他没有想到自己林晓染就这样轻易的被人分开了。手已经伸进了口袋里紧紧的握着刀,可他就这样站了许久也没有动作。可能是怕了吧!懦弱无能这些词语在他脑中闪过,明明是我应该保护你的,可居然会是这样,可笑可笑。可他想得到后果,如果此时一刀杀了上去的确是痛快了,然后呢?和猫儿一样跑路?还是去号子里面蹲着?不管怎么选,他脑海想到最多的是母亲怎么办?若是母亲还好那他可能真的会抑制不住自己会狠狠地捅上去。可现在他不能……

  胖子在他后面叫道:“黎哥!走啊!干嘛呢?一会儿大门关了。”

  刘黎擦了眼泪回头走到他身边:“他们人呢。”

  胖子说:“已经在老地方了,咱们快点一会儿菜都被那几个混蛋吃完了。”

  到了地方一坐下刘黎直接开了瓶啤酒开始吹瓶子,几人也从壶儿那里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看他这样心里也跟着难受起来。壶儿一下抢过他手里酒瓶:“行了。我们知道你想醉,你还怕咱哥几个灌不醉你?”

  “就是嘛黎哥,咱们慢慢喝着,有我们在你喝得再死也能把你送回家去。”胖子夹着菜说。

  刘黎点头,开始跟着碰杯,酒过三巡壶儿说:“小黎我知道你心里难受,可你还是放弃她吧!我跟你说也不怕你心里不爽,早在你和她刚在一起的时候她就来找过我,可我有王芳,也不能欺你所以没有理会她。我绝对不是为了安慰你才编出来的谎话。”

  胖子听完壶儿的话也叹了叹气:“黎哥,有一件事我满你很久了。我很多时候路过一班的时候都会见到林晓染在和她们班的男生嬉戏打闹,我一直没说是怕你误会,误会我可能在分裂你们的感情。但那天晚上实在是没有过脑子。”

  他说完周彬沉默,老贱接嘴:“其实这些事情我们一直都知道,只是你越陷越深了。就如胖子说的我们没有说出来是怕你误会以为我们在挑拨关系,伤了我们兄弟情义了。”

  刘黎双手扶额靠在桌子上,他笑了,越笑越大声。可这那里是笑分明是哭罢了。

  他信了,信了八成。

  “感情我刘黎一开始就是一个傻子,被她玩得团团转啊。我以为我看透了她可结果居然是自欺欺人,她这演技过关了哈哈哈哈哈。”

  他在哭着笑,几人沉默。

  喝着酒周彬问起刘黎为什么现在每天都要回家,就连出租房里的东西也搬走了。刘黎苦涩的笑着说完几人沉默,过了许久胖子说:“阿姨那病应该可以治好的吧?”

  刘黎苦笑竖起了两根手指头:“二十万可以换骨髓,能不能治好难说。可这二十万从哪里来?偷?能偷到二十万?抢?那抢谁呢?呵呵。早知道如此那东西我就算豁了命也留着,二十万应该问题不大。”

  周彬叹了口气:“我们没那命去碰那种东西,里面牵扯太大了。现在我连龙哥都联系不上了,不知道是死是活。你留着完全是自找死路啊,碰不得。”

  “可那是白花花的银子啊,如果的如果那我妈现在的情况应该会好很多,家里也没有这么困难了。”刘黎拿起酒瓶和周彬碰了一下一饮而尽。

  几人听得云里雾里的连忙问起到底是怎么回事,周彬也喝了酒见刘黎没有拦着也就全部说了出来。几人听得心惊冷汗直下,不禁细想若是自己可能早已玩完。壶儿说:“那东西分量居然有这么多,被抓到直接死刑吧!不过还好你俩没有自作聪明去交给警察,不然连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我爸曾经说过当警察最危险的就是缉毒警,那些贩子真的是杀人不眨眼,不管你有多牛逼只要触犯他的利益或者生命安全就会来杀人,杀人不够连家人也搞。”

  胖子和老贱听得一楞一楞的,老贱说:“那玩意来钱真的快吗?我只是听别人说过那句话,马不吃夜草不肥,人不走歪路不富。”

  胖子哈哈大笑:“老贱动心思了?”

  老贱白他一眼:“心思是有可没有那个头脑与胆子还有路子,怕有钱没命花,我还是以后随便找个能糊口的正经的工作好好过日子算了。”

  胖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说:“那黎哥,如果真的凑不出钱没有那二十万呢?”

  刘黎眼中闪烁着泪光:“没有钱就只有保守治疗,说白了就是等死。家里能卖的都卖了,能借的都借了可还是没有啊!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几人感叹钱就是命啊,纷纷安慰着他,他终于把这些压在心里的话说了出来感觉畅快了不少。以他的酒量平时五六瓶轻轻松松的,可今天两瓶就感觉醉了。

  老贱胖子还有周彬去出租房睡,刘黎坚持要回去,壶儿见他已经喝差不多了不放心他说跟着一起。壶儿开着小绵羊刘黎坐在背后,他看着那明月渐渐往身后移动而去他双眼迷茫:“壶儿,我不想读了。我想出去赚钱我不想让我妈等死,我爸他太累了,我想真正抗起来了。”

  壶儿叹气:“那你准备出去做什么?”

  刘黎摇头。

  他又道:“黎,二十万不是一个简单的数字而已,它有很多时候是可以买一条人命的,我说的不是指阿姨那个病。你想想做什么才能把这钱赚到手呢?它可能会毁了你的未来。”

  刘黎说:“毁不毁我无所谓了,我只想我妈好起来就行了。还是老贱说得对,赚钱的方法都写在了刑法上了,我刘黎怕是没有那个命去赚那些钱。我也只是说笑了,没那个胆子。我只想着我不读书了能省下一笔开支,或者还可以赚点钱吧!”

  壶儿不再言语只是认真的开车,回去时刘巧与奶奶都已经去睡觉了,俩人洗漱一下倒头就睡。


重要声明:小说“黎哥饶命”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