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好人平安 第一百零四章 莫欺少年穷


  赵光辉点了支烟,将江湖上的典故慢慢道来,王三宝草莽出身,表面憨厚,其实狡黠无比,八十年代跟着当年真正的大佬做跟班,耀武扬威的,外号骚包,后来大佬被判了死刑,骚包也改头换面当了个体户,从广州批发牛仔裤和游戏机赚了第一桶金,后来又倒腾过钢材物资之类,干些投机倒把的勾当,积累资金到一定程度,开了一家洗浴中心,这才是他真正发迹的开端。

  “王三宝的大酒店前身就是个洗浴中心,后来把炮房改成了客房,越做越大,他这个人很精明,不吃独食,每年赚的钱里,起码要拿出六成来打点各方面,深耕淮门官场二十年,关系网盘根错节,所以他这个生意才能一直干到现在不出事,保护伞太多了。”赵光辉摇摇头,表情看不出是羡慕还是鄙夷。

  “咱们也没想把他扳倒。”陈茜说,“就事论事,谁也别欺负谁,谁也不是好欺负的。”

  赵光辉说:“没错,千万不能小瞧王三宝,也别太把他当回事,平安现在是省一级的人大代表,又是部队的一级英模,王三宝不是傻子,不会轻易动他,但也不会把他当回事,话说回来,人大代表对平安来说,更多的是一种荣誉,只能保护自己,并不能当做武器来打击别人,”

  陈茜说:“这货精着呢,如果是没啥背景的学生,早让他弄进去打残了,家里还得另外赔钱,对付不同的人,王三宝会有不同的手段招数,我相信以他的脾性,绝不会善罢甘休。”

  傅平安说:“他还能把我家里人怎么着么。”

  陈茜说:“不会,越是混社会的人,越懂法律,他对你不敢这么搞,因为你真敢去杀了他,但是他会拿起法律武器,请律师打官司,让你焦头烂额,疲于奔命,总之呢,你跟他讲法律,他就跟你耍流氓,一旦你比他还狠,他就开始和你讲法律了。”

  傅平安心中有谱了,搞定这件事,必须要付出一定代价。

  “茜姐,能不能安排我和王三宝见一面,聊几句。”傅平安说。

  “你这份胆气可以。”陈茜赞许的点点头,“和当年一样勇敢。”

  陈茜说的是零八年傅平安在洛可可酒吧往头上砸了四个酒瓶的往事,但那是特殊情况下的突发事件,傅平安作为陈茜的小弟在大姐遇到危难时的仗义之举,这回身份不同,事情也不同,傅平安是作为独立的一方,和王三宝分庭抗礼,平起平坐谈事情。

  “平安和当年不一样了。”赵光辉说,“一级英模,海岛蛟龙,省人大代表,闹呢?王三宝能比么,他算个鸡毛啊,我说个他的事儿啊,他那辆迈巴赫看起来老牛逼是吧,外面新车要卖到近千万了,其实他的车是水货赃车,在hk偷的,锯成两截用大飞走私过来,重新焊接起来,右舵改左舵,这车从来不敢上高速,也不敢去外地,为啥,不结实啊,出事就挂,没合法手续,去外地就让查扣。”

  傅平安哈哈大笑,陈茜却说:“别光吹牛,你说说到底这事儿该怎么办?”

  赵光辉说:“不管多大官位,多高身份的人,做事必须符合两点,要么合法,要么合理,这个法就是现行的法律制度,这个理,就是民间的法,老百姓心里的法,是公序良俗,是传统道德,而两者并不是任何时候都统一的,举个最简单浅显的例子,血亲复仇,在对方钻了法律漏洞的情况下,一个人亲手报了杀父之仇,那么他肯定犯罪了,但是老百姓不认为他犯罪,觉得他是个爷们,东生打人这个事儿,按照法律严格来说,打掉两颗牙就可以判了,但是这案子的事实情况并不清楚,没有人证,没有视频监控,东生说是王天一自己摔的,王天一说是东生打的,不管怎么样,是两人冲突中把牙搞没了,这么大点事,判刑就过了,赔钱解决是最合理,最快捷的方案。”

  陈茜说:“说了半天还不是和最初的解决方案一样,这也要对方同意才行啊,现在王三宝放话出来要把人办进去呢。”

  赵光辉说:“他不同意,就想办法让他同意。我觉得平安出面可以搞定这个事儿。”

  ……

  王三宝狡兔三窟,他有三个常住的地方,一是旗下威尼斯大酒店的总统套房,二是市中心的大平层,三是郊区的独院,他老婆多,孩子多,但儿子只有一个,就是今年上高二的王天一,王三宝四十岁才有了这个儿子,老来得子溺爱无比,捧在手里都怕化了,可宝贝儿子居然被人打到满地找牙,门牙都掉了两颗。

  牙齿掉了是不能再生的,只能种假牙,等于破相,儿子这几天都没去上学,一直在家里发脾气砸东西,要死要活的,当爹的岂能没点反应,如果是没啥背景的野小子,打个招呼就彻底办死了,关到拘留所里直接捂死,谁也查不出谁干的,但是对方还有点背景,是赵光辉陈茜两口子罩的,听说那孩子的哥哥当年是陈茜手下马仔,和亲弟弟一样的关系,这几天来一直在拉锯,本来以王三宝的能量早就搞定了,不巧事发地点所属派出所里没关系,托人也递不上话,就一直拖到现在。

  此时王三宝正在酒店套房里和朋友打麻将,牌桌上有张彦军,还有自己御用的侯律师,谈起这个事儿,张彦军满不在乎道:“宝爷你真是老了,这点事还犹豫啥,办他,我记得那小子,就是前两年在酒吧里,往头上招呼了四个啤酒瓶的愣小子,还号称什么铁头虎,依我看,找几个外地的,在他家门口等着,一闷棍打倒,套上麻袋扔河里去,齐活。”

  侯律师说:“以前能这么玩,现在可不行,且不说满街都是摄像头,这小子的身份也不简单。”

  张彦军说:“说来说去不就是个退伍兵么,立过功受过奖又怎么样,部队又不能护他一辈子,好吧,套麻袋不行,那就找车撞,车祸总行吧。”

  侯律师说:“四哥,如果是普通退伍兵,办也就办了,他是拿了一级英模奖章的英雄,还真没法办。”

  张彦军说:“英雄怎么了,英雄就不开车了?英雄就不过马路了?遇到车祸谁也不想啊,那是天上掉下来的灾。”

  侯律师说:“四哥,你消息可能有点滞后,傅平安现在是省人大代表,公安都不能随便抓他,必须经过省级人大批准才能动他,咱们要动他,别管用什么法子,那都是捅了天了,咱们和气生财,没必要招惹这种人。”

  张彦军说:“那就任由他们欺负咱大侄子?牙都掉了啊宝爷,不能忍啊。”

  王三宝多年老江湖,岂能看不出张彦军在故意搓火,这小子和赵光辉有仇,想借刀杀人呢,他不动声色,似乎谈论的事情和自己无关。

  侯律师说:“人大代表不是不能动,但是要瞅准机会,比如他去嫖娼被抓现行,比如他犯罪被拿到证据,那不用找任何关系,走正规途径就能解除他的人大代表资格,依法处理,可是这小子还真没啥死角,不说别的,就说他掰断刚子的手指这事儿,按理说犯法了吧,可人家有军残证,什么应激症,别说打伤人,就是打死了也不过赔钱了事。”

  张彦军说:“合着是精神病人啊,那精神病怎么还能当人大代表。”

  侯律师说:“你还真别人家较这个劲,人家这病是战场上得的,不受刺激不会发作,派出所监控视频调出来了,是刚子先指着别人鼻子骂才诱发的,再说人大代表资格是严格审核的,没毛病,你要不服气可以去投诉,看有没有人理你。”

  忽然侯律师手机响了,他说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起身去外间几分钟通话完毕,回来说:“宝爷,赵光辉来电话,说傅平安想会会您老。”

  张彦军冷笑道:“人家都打上门了,宝爷真是够能忍的啊。”

  王三宝低垂的眼帘猛然抬起:“让他来,我倒想瞧瞧这小子长进成什么样了。”

  打电话的时候,赵光辉就在楼下,收到侯律师的回电后,立刻带傅平安上来,威尼斯酒店并不是星级酒店,但是装潢比五星级还要高档,负一层号称全省规模最大设施最全的洗浴中心,比当年近江的敦皇还要牛逼,当然还有一点没说,威尼斯的技师也是数量最多的,高峰能有五百多人,除了洗浴中心,威尼斯酒店最出名的就是高档赌场,但只对内部人士开放,外面的人只有耳闻,没有亲眼见过那种赌片里的场景。

  从观光电梯上楼的时候,傅平安看到有穿着桑拿服的男人在大庭观众之下搂着技师在酒店大堂招摇过市,便明白赵光辉所说的“深耕淮门官场二十年”是什么意思了,王三宝的关系网根深蒂固,远不是自己能撼动的。

  客人进了总统套房,王三宝找了个人替自己打牌,招呼赵光辉和傅平安落座,让服务员上龙井茶,言谈举止不失大佬本色,没有横眉冷对,更没有声色俱厉。

  赵光辉说:“宝爷,平安刚从近江开会回来,想和您老见个面,当面谈谈那个事。”

  王三宝说:“小伙子选上人大代表了,啧啧,有出息,今年多大了?在哪发财?”

  傅平安说:“我九零年的,今年二十一,正在二中复读,再过几个月就该高考了,请问宝爷贵庚?”

  王三宝说:“我今年六十了,老了啊。”

  说这话他是发自肺腑的,六十岁是花甲之年,半截子入土了,虽然以当今的医疗技术还能再活三四十年,但那都是走下坡路,身子骨不行了,精力不足了,想玩都玩不动,世界终归是留给年轻人的,傅平安才二十一岁,就已经是省人大代表,简直优秀的令人发指,和这样的人为敌,不明智。

  “高考啊,准备报什么学校?”王三宝随口问道,他也在为王天一筹划明年的高考,指望靠成绩考上大学是别想了,只能托关系递条子上个本地大学镀个金,实在不行,就花钱出国留学。

  “我准备考中国政法大学。”傅平安说,“我是退伍军人,对制服有感情,将来想做个法官检察官什么的。”

  “志向远大,光辉,你这个兄弟可以啊。”王三宝说,“那个事我考虑过了,小孩子打架而已,犯不上大人出面,经官动府的就更没必要了,伤和气。”

  傅平安说:“宝爷敞亮,确实是这个理,小孩子打架而已,大人要跟着斗起来,就没完没了了,不管怎么样,是东生打伤人了,我在这给宝爷赔个礼,道个歉。”

  王三宝说:“事儿说开了就完了,大家都是朋友,以后没事来洗个澡,打个牌。”

  傅平安说:“谢宝爷,这事儿还不能完,得赔钱,不然我没脸再见宝爷。”

  王三宝说:“那行吧,天一得出国看牙,种进口的牙,一颗牙起码十万块。”

  傅平安眼睛都不眨:“没问题,二十万我马上送来,谢谢宝爷。”

  王三宝端起茶碗:“那我就不送了。”

  等赵光辉和傅平安离开后,张彦军又冷嘲热讽起来:“宝爷,二十万就打发了?你也太好说话了吧。”

  王三宝说:“老四,莫欺少年穷,傅平安才二十一岁,你知道他将来能有多大成就,做人要看今后十年二十年,你今天把他逼到死角,把他弟弟弄进去蹲几年,这就是一辈子的仇,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你能保证将来不落到人家手里?”

  张彦军说:“那你就该一低到底,二十万也别要。”

  王三宝说:“规矩不能坏,不让他赔钱,我这口气下不去,过得就不舒坦,人嘛,不但要看长远,更要活在当下。”

  侯律师挑起大拇指:“宝爷,哲人也。”

  王三宝推倒面前的麻将,淡淡道:“自摸。”


重要声明:小说“好人平安”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