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诸天剧透群 第230章 一剑惊天下,震动世界!


  (ps:抱歉更新晚了,第三更在下午。)

  贯穿天地的剑气宛若流星划破苍穹,惊动了整个天下的所有高手。

  武当。

  一位须发皆白的老道士端坐在庄严肃穆的道观大堂,在他身后是七位气度不凡的男子。

  而他们,正是武当派祖师张三丰,以及他的七位弟子。

  张三丰在道家属于小辈,至少与王重阳等人相比,辈分就差了太多。

  不过张三丰在道教的辈分虽然较低,却是世间罕见的天纵奇才,在短短时间将自身的修为推到了这个世界的巅峰境界——化神!

  也正是因为张三丰不可思议的强悍修为,武当山立派时间虽然比较短暂,但在天下却也有着非凡的声望。尤其是武当七子个个修为不凡,无不是天下少有的青年才俊,更是为武当的繁荣昌盛贡献了极大的力量。

  而此时,武当七子正在跟随张三丰静修。

  哪怕对他们来说,这也是非常难得机会。

  自从张三丰突破化神境界之后,已经很少亲自带领他们修行悟道。倒不是说张三丰已经到了忘却红尘的境界,而是武当七子已经跟不上张三丰的脚步,继续一起修行反而有害无益。

  静修的时间并不算长,只有一炷香的功夫。

  当张三丰睁开双眼,其瞳孔内有两轮清晰可见的太极浮现,随后渐渐消隐。

  “师父,弟子最近有所不解。”

  静修结束,一位弟子恭敬道。

  “何事?”

  张三丰神情平淡,目光深邃宛若天上的星辰,又如同世间最美的宝石。

  “弟子不明白,异人到底为何出现。”

  “异人。”

  张三丰眉头微皱,陷入了沉思。

  他永远无法忘记那天感受到的气息,天地在恐惧,在悲戚。

  而异人,就在那天之后出现。

  要说两者没有关联,张三丰怎么可能会相信。只是他心中固然充满了疑虑,却也没有任何的答案。

  所以面对弟子的提问,张三丰陷入了沉默。

  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其中的问题。尤其是关于异人降临前的天地变故,张三丰隐约感觉不能透露,不论对方是什么人。

  他说不清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但那无处不在的危险,以及让人窒息的恐怖,却在不断地提醒着张三丰。有些事情,不是什么人都能知道,也不是什么人都有资格知道。

  突然,天地间蓦然响起了阵阵嗡鸣之声。

  伴随着撕裂天地的刀剑出鞘之声,大殿门前兵器架上的长剑纷纷做出应和。长剑出鞘三寸,宛若在膜拜皇者,更有甚者自动跳出了兵器架,在地上发出颤栗的低鸣声。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所有人无不神色大变。

  他们疾步走出大殿,却见一道犀利的剑光撕裂苍穹,恐怖的剑意犹如烙印在苍穹上的不灭印记。

  恐怖!

  斩天绝地!

  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风华,也没有人能形容这一剑的恐怖。

  虽然犀利的剑光已经消失,但恐怖的剑意还是刺痛了他们的双眼,宛若利剑入目。众人望着苍穹上好似飞机飞过留下的痕迹,除了修为精湛的张三丰之外,所有人无不痛呼一声捂住了眼睛。

  “这,这是什么!”有人双眼流泪,惊骇道。

  “剑意。”

  张三丰瞳孔紧缩,声音沉重无比。

  剑意!?

  武当七子勉强恢复了视线,再也不敢去看天上残留的剑意,面面相觑久久说不出来话来。

  他们大多是用剑的好手,但从未见过如此恐怖的剑意。

  一道剑光撕裂苍穹,仅仅残留的一丝剑意,就让自己等人无法目视!

  他们不敢想象,这道剑气本该有何等恐怖的威力,能够发出这一击的人又该是何等的可怖。

  张五侠疑惑道:“师父,江湖上还有这种不可思议的剑道强者?”

  “是啊,师父。这一剑也不知从何处而来,江湖上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不可思议的剑道强者。而且对方的举动,也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

  张三丰目光迷离,复杂道:“这个一个通告,一封战书。他在告诉所有人,他回来了。也是向所有人发出挑战,挑战天下所有的高手。”

  武当七子满脸愕然。

  通告,战书!?

  张三丰没有解释,因为这种事情远不是武当七子能够参与。

  最重要的是,他也不敢说自己能够摸清对方的想法。

  他只知道,对方以通天彻地的修为,以前所未有的手段,在告诉所有人,他回来了!

  这是通告,也是战书!

  至于对方是谁,张三丰隐约猜到了一些。

  与此同时,终南山。

  一位中年道人目光深邃地仰望苍穹,其中带着些许的沉思,些许的复杂。

  剑神,回来了吗!?

  少林寺,藏经阁。

  一位老僧默默放下手中的扫帚,目光平静地眺望着外界的苍穹,直视那撕裂苍穹的凛冽剑意。

  “阿弥陀佛,世间多灾矣。”

  老僧默默叹了口气,转而继续不急不缓地清扫着一尘不染的地面。

  西夏。

  一位面带轻纱的女子仰望苍穹,秋水般的明眸带着几许迷离,几许的疑惑,几许的沉思。

  这个气息!?

  是他!

  不会错的,除了他,还有谁能有这般不可思议的剑意?

  女子突然想到了一些东西,一些门派古老相传的消息。

  武林神话,剑神昊天!

  古往今来剑道第一人!

  一位把剑术演化到极致,一位将剑术修行到所有人望尘莫及,一位以弱冠之年无敌天下的存在!

  女子想到这里,脸上突然露出了疯狂的笑意。

  哈哈哈,有趣,太有趣了,真是太有趣了。连传说中的剑神都出来了,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乱吧,既然已经天下大乱,也不妨更乱一些!

  草原。

  成吉思汗仰望苍穹,一双宛若苍鹰般的双眸紧盯着苍穹上久久未曾散去的剑意,脸上满是遮掩不住的惊骇。

  恐怖!

  从未经历过的恐怖!

  成吉思汗从未想过,世间会有如此不可思议的强者,如此匪夷所思的剑道。

  “长春真人可知,这是何人所为?”

  成吉思汗心中骇然,侧首看向不远处的道长,沉声道。

  却见道人仙风道骨,羽衣飘飘端是风姿不凡。此人正是全真七子之一的丘处机,也是当今天下最负盛名的道家清修真人之一。

  丘处机神色沉重,缓缓道:“剑神昊天。”

  成吉思汗有些茫然,还有些疑惑。这个名字,他从未听说过。

  丘处机略微沉默,语气复杂道:“一位以前从未出现过,或许以后也不会出现的绝世剑客。他的存在,代表了剑道的极致,代表了这个世界的巅峰,从未有过的巅峰。”

  成吉思汗瞳孔紧缩成了一点,惊骇欲绝地看向丘处机,久久无言。

  别人不知道丘处机的厉害,但成吉思汗怎么会不知道。能让这样强者说出如此赞美的语言,成吉思汗实在是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对方究竟是何等惊才绝艳的强者。

  成吉思汗颤音道:“长春道长,此,此言当真。”

  丘处机苦笑道:“天上残留的剑意,不是远比贫道的话更有说服力。”

  成吉思汗沉默不语。

  是啊,天上残留的剑意,不是比任何东西都更加的有说服力?

  成吉思汗羡慕道:“此等绝世强者,真不知是何种风采?”

  丘处机:“大汗很快就会知道了。”

  成吉思汗疑惑地看向丘处机,不知他这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丘处机:“这道贯穿苍穹的剑意,是剑神昊天在向天下高手发出挑战。他此番不仅在宣告自己的归来,更是对所有强者发出了邀请。

  要不了多久,天下就会再次流传武林神话的古老传说,一场前所未有的盛会,必将拉开帷幕!”

  成吉思汗闻言,这才恍然大悟。

  每个强者,都有自己的地盘,一如野兽的领地。

  此番剑神的剑意撕裂长空,可不就相当于入侵了其他强者的地盘,这是赤果果的挑衅与宣战啊!

  一道剑气惊天下!

  不需要过多的解释,不需要过多的言语。

  这道撕裂苍穹的剑意,昭告了某位百岁孤寡老人的再次出世,也彻底搅乱了天下形势。正如丘处机所猜测的那样,整个天下都在为李昊的挑战而动,整个世界都在等待这场前所未有的盛会。

  很快,官方就给出了答案,给出了所有人想要知道的答案。

  三个月后,八月十五。

  月圆之夜,紫禁之巅!

  剑论天下,羽化飞仙!

  这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盛会,或许以后也不会有的盛会。

  一时间,关于百岁孤寡老人再次出世,意欲在紫禁之巅挑战天下所有高手,从而打破虚空羽化飞仙的消息,就在江湖、朝堂、玩家之中流传开来。

  这个消息犹如波涛,卷起了无边巨浪。

  聊天群。

  全知全能李大仙:“嗯哼,怎么样,你们这群渣渣居然信不过本群主的实力,呵,没见识。”

  众人撇了撇嘴,懒得解释。

  说这话前,咱能不能看看自己到底做了多少孽?

  天使彦:“群主能别吹了,你这道剑气撕裂长空,就不怕引起玩家的警觉?”

  全知全能李大仙:“不怕,这个剑意最多也就相当于半步炼虚境界的力量,正好卡在这个世界的极限。而且你们太小看这些玩家了,他们在这个世界近乎不死不灭,至少面对无法损害灵魂的攻击如此。

  对他们来说,只会担心没有热闹可看,绝对不会担心热闹太大。而且你们以为那人强行入侵这个世界,会只派遣玩家在这里肆虐?”

  天使彦瞳孔微紧,迟疑道:“群主的意思,这个世界应该还存在类似于g的存在?”

  全知全能李大仙:“算不上g,只能说是游戏管理员。等着吧,想来玩家世界现在也会非常热闹。”

  事实上,正如李昊所言。

  他这道剑气,不仅打破了金庸群侠传的平静,更是在另一个世界掀起了无边巨浪。

  一个名为“剑气破长空,游戏世界隐藏超级大boss现身”的帖子,引发了热烈的讨论。


重要声明:小说“诸天剧透群”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