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齐欢 第四百九十八章 解忧


  徐清欢看着徐青安。

  徐青安有些心虚地吞咽一口“妹妹,我说的不对吗”

  徐清欢道“然后呢哥哥说将人抓到就能问出秘密,如果问不出来会怎么样”

  徐青安一时语塞。

  “没有任何证据,我们方才说的都是猜测,朝中位高权重的人不止简王一个,而且简王爷是众所周知的闲散宗室,你突然质疑简王,又会有多少人相信”

  徐青安道“我们可以审问慧净、苏纨这些人,总能发现蛛丝马迹。”

  “苏纨和慧净早就被送进了大牢,刑部的大人们个个都想要立功,他们审问绝不会手软,可是到现在却一无所获,哥哥去问又能问出什么

  哥哥这样冲动,就不怕落入幕后之人的险境中吗万一简王是真的被冤枉的呢”

  徐青安和齐德芳仿佛被浇了一头冷水,他们两个人面面相觑。

  张真人也捋着胡须道“大小姐说的有道理,幕后之人一向小心,所有的事都是他吩咐别人去做,即便王允、苏纨这些人被抓,也牵连不到他身上。”

  “那该怎么办”齐德芳道,“难道我们就不查了吗”

  徐清欢道“不管简王是不是幕后之人,简王显然都不是那个不问朝政的闲散宗室,我现在好奇的是,简王想要做什么。”

  “想要做什么”徐青安道,“偷偷摸摸的定然不是好事。”

  徐清欢道“既然哥哥知道简王做的不是好事,何不在那时候将他们抓个正着。”

  合理的惹祸是少年英雄,不合理的惹祸是纨绔子弟,徐青安眼睛亮起来,不过妹妹为何这样指点他,从前不都是妹妹直接吩咐他们去做吗

  徐青安一脸疑问地看向徐清欢。

  徐清欢明白徐青安的意思“哥哥忘记了我要出嫁了,这段日子要么去长辈家里做客,要么关在房里做针线,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妹妹说的很有道理,不过徐青安却觉得有些不太舒坦,他转头瞪了张真人一眼,什么时候宋成暄比案子还重要了。

  徐清欢站起身来“千万不要将事情办砸了。”

  已经入冬,好像随时都会下一场雪似的。

  徐清欢托着下巴向窗外看去,前世李煦说幕后之人没有了任何线索,那时候简王带着宗室搬离京城,他做了宗正卿。

  李煦是真的没有查清楚,还是明知幕后之人的身份另有打算。

  幕后之人真的是简王吗

  现在她不会随便下结论,因为幕后之人真的很狡猾,一不小心就会让他从手边溜走,并且回报给她的定然是个大大的陷阱。

  徐清欢稀里糊涂地想着,伸手就去拿桌子上的茶碗,就在她手刚要落下的时候,那茶碗被人端走了。

  “凉了,换杯温水再喝。”

  徐清欢抬起头,看到穿着一身官服的宋成暄,显然他刚从衙门里回来,她就要站起身,宋成暄却先一步走在了软塌上,目光扫过桌子上的针线。

  徐清欢正在做孝敬给宋家长辈的针线,绣娘已经勾了边,繁琐的花样也都成形了,她只要将空白的地方填补起来,就算做完。

  “我们下盘棋吧”

  看她趴在这里一脸疲惫的模样,宋成暄看向桌案上的棋盘。

  徐清欢果然精神一振,关在家里一天,她正觉得十分无趣。

  银桂端了棋盘上前,宋成暄摸了白子。

  徐清欢落下黑棋,正要仔细与他对弈,就感觉到脚被捉住,她怕冷,所以脚上穿了粉色的软底睡鞋,如今被他这样一摸,只觉得又慌又羞。

  他温热的掌心落在她的脚背上“廖先生说的没错,从你的脉象上看,到了冬天最是难熬,屋子里烧的再热,也免不了手脚冰凉,等将来去了东南应该会好一些。”

  原来他是在印证廖神医的话。

  屋子里一时静寂,宋成暄抬起头看到了她绯红的脸。

  “你再不下,我就落子了。”她眼睛微垂,似怒还嗔。

  清脆的几声响动,黑棋已经落了八颗。

  宋成暄心情本来十分平稳,他刚刚去问过廖神医,进屋只是关切徐清欢的病情,现在看到她眼眸中闪烁的笑意,竟然心中有些炙燥,这段日子相处的多了,他好像越来越难以把控自己。

  徐清欢隐约感觉到气氛有些奇怪,再这样下去恐怕两个人又要做出亲密举动,真的这样,让银桂她们笑话了不说,今天晚上又没法说正事。

  想到这里,徐清欢将脚缩回去,立即拿来薄被盖住,咳嗽一声开口道“衙门里怎么样,可说了如何处置慧净”

  宋成暄道“皇家血脉不能乱,本朝没有前例,宗正寺四处找典籍,想要从先人那里找到依据,有人提出要滴血验亲,谁都知道这法子并不可靠。”

  徐清欢听到这里,现在宗正寺查验安王这一套,假以时日也会用在宋成暄身上,她心中一动仿佛有个念头从脑海中闪过,可她仔细去想的时候,又想不出究竟。

  宋成暄接着道“宗正寺在找从前的老宫人,希望从老宫人嘴中得到些消息,只不过当年的事知晓的人太少。”

  徐清欢想起一桩事“魏王爷有没有提起过安王爷的事”

  宋成暄拿起一颗棋子“安王爷对我父亲颇多照顾,不过那时候我父亲年纪尚小,还被养在宫中,想必对那一战的情形知晓的也不多。”

  这样看来魏王爷和安王爷的事仿佛没有任何的关联,也许是她想的太多。

  徐清欢重新将注意力转到棋盘上,却发现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宋成暄攻陷了一小片,这人怎么能一边与她说话,还能用棋子算计她。

  京城,沈家的小院子。

  沈老爷早早就放下人去休息,独自一个人在灯下看书。

  这些年他习惯了自己侍奉自己,喜欢什么样的茶,吃什么样的点心,下人再贴心,最了解自己的人,永远都是自己。

  在宫中几十年,他侍奉过太多的主子,这一点早就已经看透了,有时候还不如一个人清清静静地生活。

  沈老爷这样想着,拿起了一块桂花糕,可还没有吃进嘴里。

  就听到“嘭”地一声,窗子打开了。

  今晚没有风,为何窗子会突然被打开,沈老爷起身走到窗前,刚要伸手关窗却看到一个人影从眼前晃过。


重要声明:小说“齐欢”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