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蔷燕歌 第五百四十九章 瀚海阑干千尺冰


  李公公看宁砚泠那一闪而过的表情,知她有些松动,便趁热打铁道:“其实,太后娘娘所求的,你我都知道办不到。”

  “而咱家所求,不过是太后娘娘平安。”李公公看着宁砚泠的眼睛,眼神里露出难得一见的疲惫老态,他缓缓道,“这个,你能办到的罢?咱家也没有很难为你,对罢?”

  “办不到。”宁砚泠诚恳道,“以我现在的景况,能自保就不错了。旁的事情,是公公高看我了”

  “咱家说的不是现在!”李公公突然粗暴地打断了她。

  他站在来,绕着宁砚泠走了一圈,从背后抚上她的肩头,从臂膀到手腕。最后,捉住她的双手道:“看好了,将来这后宫,这朝堂,这天下,生杀予夺,尽在这双手里!

  宁砚泠听他说的,几乎倒抽一口冷气。她慌忙挣开李公公,疾忙否认道:“公公言重了,我不会的。”

  可是,李公公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道:“咱家不会看错的,你要是不相信,不若和咱家打个赌,如何?”

  宁砚泠只觉得心慌意乱的,问道:“赌什么?”

  “赌今日之言,来日定会灵验!”李公公道,“赌一条命,如何?”

  “谁的命?”宁砚泠的声音有点颤抖。

  李公公却是不慌不忙道:“咱家来定,如果咱家赢了,来日你要帮咱家保一条命,至于是谁的命,到时候咱家来定。”

  “若是你输了呢?”宁砚泠问道。

  “那咱家帮你保一条命,至于是谁的命,到时候也由你来定,如何?”李公公脸上闪过一丝笑容,只是有些阴恻恻的,“怎么样?赌不赌?”

  “不可不可!”宁砚泠连忙摆手道,“陛下要批阅奏折,应当在长乐宫才是!怎么可以”

  “怎么不可以?”楚皇的声音冷不防在身后响起。

  宁砚泠转身看去,六月正好的阳光从树叶的缝隙间照进来,洒落在他的身上,一片斑斑驳驳的光影。

  她一时竟好似迷了眼一般,呆呆的不知该看向何处。

  “怎么不可以?”楚皇又问了一遍,他的声音里透着柔和。

  宁砚泠红着脸,小声道:“奏折拿到后宫,不合祖制。”

  “祖制?”楚皇轻笑了一声,“那是老祖宗怕后宫干政。”

  阳光映照在他如墨晶一般的眼眸里,更显得那双眼睛深邃,深不见底,宁砚泠只觉得整个心神都要被那双眼眸给吸进去。

  正在恍惚间,楚皇捏起宁砚泠的下巴,认真审视了一番她的面容,面带笑意道:“还是说,你正打算干政?宁奸妃?”

  “还不是妃。”宁砚泠听了,一个激灵醒转过来,挣开他的手,娇嗔道:“陛下尽胡说,拿臣妾寻开心。”

  楚皇笑道:“朕是不是胡说,日后你一试便知。”他见小春子在一旁捂嘴偷笑,便故意板起脸道:“听得可还爽快?还不快点儿将东西拿进去。”

  小春子背着他俩,吐了吐舌头,径自进到房里收拾一番。

  待收拾停当,楚皇便坐在宁砚泠的桌前批阅奏折,宁砚泠则坐在一旁瞧着。

  “你这里果然比长乐宫舒服多了。”楚皇漫不经心地翻着奏折道:“对了,听说今天贤嫔来找你了?”

  “听说?听谁说的?”宁砚泠敏感起来,她这会儿是草木皆兵了,一想到屋里被搜出的那包药粉,就算是待在自己宫里也总觉得哪里扎了颗钉子。

  宁砚泠从方才开始,就不知道楚皇是什么意思。这会儿更是觉得昏昏沉沉的,只他说什么便是什么,当下便听话地走到他身边坐下。

  待宁砚泠坐停当,楚皇这才对周老板道:“你起来罢,朕是微服出访,你不必如此多礼。”

  周老板这才站了起来,也不敢十分靠近,只隔了圆桌,对楚皇道:“陛下微服出访,北镇抚司统领霍大人该是负责陛下的安全的。方才娘娘在下面说与一位朋友走散了,想来便是霍大人罢。”

  楚皇并没有答话,只点了点头。

  周老板又道:“草民在京都卫中也有些朋友,不如去给霍大人送个信罢,让霍大人来接应陛下。”

  楚皇也不回答,只看着他,一字字地问道:“周老板,你的事情朕早就听说了。今天不妨把话说明白了罢,定国公和你是什么关系?”

  这话一出,连宁砚泠都愣住了。她记得先前同楚皇说起这件事的时候,楚皇曾说过要派人去查这周老板的底细。她记得自己当时是拒绝了的,现在看来楚皇竟还是派北镇抚司的人去查了罢。

  那周老板的脸色就更难看了,这当儿承认又不是,否认又不敢,只嗫嚅着双唇,隐隐约约吐出个“是”字来。

  宁砚泠又瞧了瞧那个燕公子,他这会儿倒是脸上闪过一丝笑容,颇有几分看好戏的样子。

  刘一保看出宁砚泠心中不快,便道:“姐姐,我陪你出去走走罢,总闷在这宫里也不好。”

  宁砚泠听了,便点点头。刘一保快步上去,跟着宁砚泠往外走,不知不觉竟走到了太液池畔。

  前阵子的几场雨,早将那池中晚开的荷花打得七零落,这会儿不过留着几茎残荷,灰黑细瘦,却既有风骨,丝毫不煞风景。无怪李义山要在诗中说:“留的残荷听雨声。”

  “姐姐,凡事都不要放在心上。”刘一保在一旁低眉顺眼道,他在宁砚泠面前是惯常了做小伏低。已经到了凡事都不重要,只求宁砚泠舒心最重要的地步。

  可是,宁砚泠在池畔伫立良久,仍是一言不发。

  太液池虽是池,却和宫外的水域相连,是一带长长的水域。这会儿向西潺潺流去,映得落日于水中。

  落日余晖冷,天色一分一分暗下来,直将池边的身影都照成了剪影。

  “姐姐,掌灯了。”四下远远的,宫灯都点了起来,刘一保轻声道,“露水该起来了,仔细着凉。”

  宁砚泠听进去了,便悄然转身,却冷不防撞进了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

  “陛,陛下,你怎么来了?”

  在她身后候着她的,竟是楚皇。


重要声明:小说“宫蔷燕歌”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