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宫蔷燕歌 第五百五十四章 谁料祸心怀向背


  “陆孟来?”

  楚皇似乎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一般,又重复了一遍。

  即便隆化池畔夜宴功臣之事没有人敢往外头传,傅云澈在萱室殿李太后跟前落的泪也无人敢提起。

  可是李太后终究是迁怒于德嫔了,更何况自从呼颜反叛之后,叶家一夕失势,陆孟来如今还在诏狱里关着。德嫔也在绿珠苑里自省。

  这些事情哪一桩能瞒过内阁?在这风口浪尖推举一个几乎是半截身子淹在水里头的陆孟来,楚皇几乎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不错,正是陆孟来。”梁弼像是怕楚皇听不清楚似的,又重复了一遍,那声音里像是有千钧的底气。

  “陆孟来跟着叶家,办事不力,玩忽职守,更是欺瞒下,朕已将他关入诏狱。”楚皇听清了梁弼的话,脸色登时就沉了下来。

  只见他看着梁弼,冷冷道:“一个戴罪之人,如何担此重任?

  “陛下英明,陆孟来确是戴罪之身。然而,也是他立功之机。”梁弼心中早有了谋划,此时在楚皇的注视下,竟是不慌不忙地说了起来。

  “一则,陆玄素……是穆宗皇帝立起来的治世能臣,天下读书人的典范。”梁弼提起陆玄素,眼中露出了少见的钦佩和恭谦。

  “这陆孟来到底是陆玄素的长孙,陛下给他一个机会戴罪立功,今后天下的读书人谁人不称赞陛下惜才仁孝?”

  “二则,先前呼颜族求和一事虽说是他们先递的请降书,可是老臣听到一句风言风语——”梁弼的眼神并不闪烁,这“风言风语”显然不是空穴来风,不过是他自己的谦辞罢了。

  “颜丹求和,然而先前苦战,叶家军也折损不轻。他怕叶芷旌不答应,正是托的陆孟来在其中说和。”

  这话说得,几乎是揭破了陆孟来得星夜纱一事,楚皇只觉得一股怒气冲心头,正待质问梁弼是何处听得的消息,却为着家国大事,只得隐忍不发。

  梁弼小心地观察着楚皇的反应,见他微微皱了皱眉,终究还是没有发作,便知道自己冒险成功,这下竟是愈发大胆起来。

  “呼颜人恩怨分明,颜丹之子将其父之死怪罪于我们大周,这才举全族之力攻入边境。可是陆孟来有恩于他们,他的话比起那几个使者老儿,想来还是有几分用处的。”

  “这其三么……”梁弼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倘若陆孟来此番立功,陛下这头不消说,便是太后娘娘也必有赏赐。”

  梁弼简直是胜券在握一般,毫不掩饰地朗声道:“陛下为德嫔之事烦心,陆孟来恰好能解此烦忧。”

  “你是说叫陆孟来去求太后放了德嫔?”楚皇似乎是在压抑着心头的怒火,声音中透漏出一丝刻意压制下的平静。

  梁弼却仿佛丝毫不怕一般,对了楚皇那双怒意滚动的眼眸:“不错!德嫔一事,倘若等到太后娘娘消了怒气,却也不知是何时!后宫更无一人敢出面替德嫔求情!陛下虽可以与太后娘娘相抗争,但未免折损了陛下仁孝之名。”

  “因此,老臣斗胆,想出了这招‘假周勃以安刘’的法子!还望陛下恕罪!”梁弼说着,竟是合身下拜。

  楚皇倒也不急,待梁弼全跪了下去,这才不疾不徐道:“梁先生苦心如此,何罪之有?起来罢!”

  他自幼受梁弼教养长大,心里清楚这后宫和朝野下全部加起来,也只有梁弼一人对自己一心罢了。

  楚皇与李太后不睦,早就是后宫下乃至朝野皆知的事情。他人劝楚皇,都是劝他不要伤了母子情分。

  只有梁弼知道,楚皇和李太后,根本没有半分母子间的情分。

  他满心为着楚皇,别人说怕伤母子情分,那都是虚情。他说怕损了楚皇的仁孝之名,这才是实意。

  楚皇想这满朝文武,也就梁弼一人对自己如此实意。好似后宫下,也只有宁砚泠一人对自己真心。

  因此,他微叹一声,道:“那就依先生所言罢。”

  说完这句话,连日来的疲累竟一气涌心头。小春子虽站在门边,却注视着楚皇的一举一动。

  这会儿,他忙前对梁弼道:“那一切就麻烦梁大人了,陛下这几日都未好生歇息过。让小奴服侍陛下歇息,朝的事情就辛苦梁大人了!”

  梁弼知机,这便行礼告退了。

  “陛下,小奴唤人进来替陛下漱洗,陛下先歇歇罢。”待得四下里全无旁人,小春子忙关切道。

  “不必了。”谁知楚皇竟摆了摆手,“朕想出去走走。”

  “陛下要去哪里?”小春子心里登时一惊,他怕楚皇这会儿想去见宁砚泠,而宁砚泠又被李太后罚了在绿珠苑闭门自省。

  倘若楚皇真的要去绿珠苑,那他可真的是去不是,拦不是了。

  好在楚皇并没有让他太为难:“朕要去瑶华宫。”

  小春子不禁松了一口气,可转念一想竟是失声惊道:“可,可德嫔娘娘……”

  “朕知道她不在那里,她在的地方朕现在去不了。”小春子从未见过楚皇的面显出如此悲伤的神色,“那就去她平日里住着的地方坐一坐罢。”

  楚皇的神情是那么悲伤,几乎不是一个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君王面会显出的悲伤。

  没来由的,小春子只觉得心里一阵痛,不禁落下泪来:“陛下……”

  长乐宫里便是愁云惨淡,可内阁却是春风得意。

  在这家国危难之时,楚皇召见的竟是次辅梁弼,内阁首辅的脸自然是崩不住了。

  梁弼走后,景正隅难得地失态了。他一拂衣袖,一言不发,径自走了。

  他这一走场面就僵住了。韩也浩作为景正隅一派的人,却没有亦步亦趋地跟着景正隅的步子,反倒是坐定下来,看着祁连芳和陈就学。

  他没有说话,可是目的已经很明确了。这个时候,陈就学若是再留下来,他就要疑心陈就学早就和梁弼他们沆瀣一气了。

  陈就学知道他的意思,未免轻叹一声,道:“既然陛下召见的不是在下,那在下就先走一步了。”

  说毕,他对着韩、祁二人作了一揖,便走了。

  看着他走,韩也浩这才不痛不痒地似乎是自言自语,又似乎是在对祁连芳道:“咦,陈阁老这是何必呢?”

  他说罢,也不等祁连芳说话,便不紧不慢地走了出去。

  他们都走了,祁连芳一个人倒在这内阁值庐里坐下了。又等了约莫半个时辰,梁弼这才春风满面地回来了。

  “梁大人,事情办妥了?”祁连芳小心翼翼地问道。

  “办妥了。”梁弼得意道,“老夫已经将那陆孟来推荐给陛下,作为与呼颜蛮子和谈的使臣。”

  祁连芳听了,吃惊不小。他早前与梁弼商量,祸水东引,将那和谈一事,推到陈就学头。

  没想到梁弼临阵变卦,竟推举了那个还在诏狱里的陆孟来!

  “梁大人,这是何意?”


重要声明:小说“宫蔷燕歌”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