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最是光阴留不住 五百零一章、吐槽


  订婚这件事谈不虎头蛇尾,因为原本就是蛇头。说草率也好,敷衍也罢,总归是了结老人的心愿。阿要是生活在现在这个时代,自己肯定也会觉得荒谬,可她毕竟已经七十多岁了,一个民国时期的旧时女子,固执的尽量想要在自己能看的见得时候多见证一些子孙的大事,这个心情很好理解。

  老蒲和梅芳就不怎么心。本来就不愁儿子找不到人,他们的儿子从念书开始就招惹女孩子,家里一度怕他惹出事情,让人家家长找门。现在都那么大了,他们更是不用操心。而且自私的说,孙莉和他们住在一起,作为儿子这一方的家长,平心而论他们确实不着急,反正退一步来说吃亏的也不是自己孩子。

  从蒲素这里来看,除了请客吃了一顿糟心饭,没啥特别的地方,这种吃顿饭宣布一下能够起到什么作用,对于当代人他是一点都不相信。如果两人之间不好了,原本就是撕破脸皮的事情,哪还管赖不赖帐?孙莉如果以后要和他分手,他能怎么办?把那天到场的人都喊来作证?作证了又起什么作用?况且大表哥是有结婚证还有了孩子的,不也是说离就离了吗。

  第二天,吃早饭的时候客厅电话铃响,阿姨接了电话说她男人打来的,事情已经办得差不多了,等手续办好就立刻来桑海。蒲素知道这是和他打招呼,人事肯定要来的,既然之前答应了有位置要给他留着。

  他这两天心里盘算着手可用的人,老唐如果做个办公室主任有点浪费,以后可以试着让他接受仓库调度。现在的出纳也要尽量让她多做点事,以后和会计之间有个制约作用。至于郭娟到底怎么回事到下个星期一就有数了,这个周末南州老刘就带人来。

  吃完饭孙莉去了学校,蒲素收拾了一下除了蒲园才打给音乐,让她准备下可以下楼了,自己马就到。到了路口果然看到音乐在边等着,了车以后她说童蕾早去驾校了,让她一起去,她没去。

  音乐一路叨叨着,心情快活的很。两人这是目标明确的直奔爱巢,不管哪方面,情感和生理她都非常需要蒲素的慰藉,正是蜜里调油的时候,整个人都水灵灵,气色好的很。

  她说她妈妈夸蒲素有礼貌,懂事,让她不要发小孩子脾气。蒲素心想,他这种出手再不说他懂事,那她妈妈也就不懂事了。现在和女孩子在一起,要论成就感是远远不如以前在舞厅或者是穷当兵时候泡女兵和地方女青年那会了。

  舞厅跳舞,短短一支曲子的功夫就要搞定那考验的就是颜值气质和谈吐,包括舞技,两人在一起合不合拍,跳起来是否舒服和默契都起作用。穷当兵时候像他这样家庭出身的和女兵在一起,谈都不要谈条件,对方个个都是**,有的父辈在军内职务大到吓人,他都不敢沾的地步。他当时就和战友说,如果一起出了事,她们肯定没事,自己起码也要被遣送回家。而在一起做的哪样事,都够得被遣送。

  部队事情说一段。从总队医院回到中队后,有一天午都在操场训练,然后营房外开进一辆总队2号车。一号首长就是00001,二号自然就是00002,这种车牌当兵的都知道是什么意思。操场,马中队长吹哨子,全体停止训练,原地立正。然后中队长整了整皮带,双拳攥好放在腰边,前不露肘后不露手的标准动作小跑到车前,准备请示报告,例如:“首长同志,xx支队,直属机动中队,正在进行擒敌拳训练,应到xxx人,实到xxx人,队列整理完毕请指示……中队长xxx!”

  结果队长刚跑过去,敬完礼还没开口,车下来两个漂亮女兵,开口就说找“蒲素……”队长尴尬的没好气,半天才反应过来:“蒲素!”

  “到!”

  “出列!”

  这帮女兵基本都是军属,从小看惯当兵的,像中队长这样的尉她们根本不放在眼里,但蒲素怕啊。后来为这事中队长和指导员分别找他谈话,摸底,想搞清他什么来路。

  那时候就是纯粹异性之间的吸引,完全靠本事。而现在如果他不名一文,谁愿意搭理他?连孙莉在香山都不会理他,这一点他从不怀疑。就别说音乐、仇子英她们这种在桑海都眼高于顶的模特了。

  讲起来稍微有点可信度的还算是翁微微。翁微微的客人不是他一个,而他和那帮富商相比经济不算什么。而翁微微除了他去消费,也没提出过什么要求,送酒还都是自己提出的。她可是天天见惯男人的人,能够和蒲素这样是不容易的。

  而包括孙莉在内,其他女孩,如果经受过诱惑而且诱惑本身就远远超出蒲素,到底结果是怎么样,谁又说得好。蒲素目前来看是一直在花心,因为外面诱惑多,而他很多情况下是唾手可得。那么社会女人抛弃男人的例子还少吗?讲起来是没有感情,没有共同语言,那么以前是瞎吗?认识新的更优秀的人就说现在的没有共同语言了,然后基本都会说现在的男人不求进。

  这种事情自古以来男女都一样,要不然怎么古话里就有“丑妻是宝”呢。女人遇到诱惑不说分分钟就跪,但实在也是抵御不了多久的。为什么说负心汉的多,这和男人大部分要面子有关系,大多数是打落门牙肚里吞,没脸说出去。女人指责男人没本事,没进心这种理由都是恶毒的不行的借口,都是对男人的致命打击。

  而且现代社会男女之间越来越接近,什么道德约束和风俗制约早就同化了,男人能做的事情没有一样是女人不能做的。相反女人能做的事,男人有不少还真做不出来。

  女人遇到家变可以跺着脚一把鼻涕一把眼泪骂男人负心汉陈世美,男人很少能这样,大多数甚至还怀着内疚,觉得自己没本事照顾好这个女人,默默认了。现代女性的玉望起码在国内,女人远超男人,男人的日子因此被她们推动的越来越不容易。

  以前女人只需要和来往频繁的同学和亲戚比比自己的日子,男人只需要比连襟混的好一点就行了。现在随着各种社交软件,攀比的范围越来越广,甚至素不相识的发一张某餐厅照片,她们都想随后找个男人买单去打卡签到。

  我这话不敢说完全客观,自认还是符合一些事实的。所以,男人也不要被舆论误导,这个鸟毛社会很多时候都是矫枉过正,尤其是一些所谓女性专家或者社会学学者,就指着说点鸡汤混个焦点。现实里,每一秒都不知道有多少女人在给自己的男人送绿帽。

  我为什么知道?难道大家还没数吗,咱们不以自己为例,不现身说法,谁又敢说身边朋友没有和所谓已婚良家妇女勾搭过的?举个手我看看。

  精力旺盛有钱有闲的花点钱玩玩,不担负良心谴责就算了,很多事情不值得。没钱要我说就不要搞,太累人。老老实实在家看看片子,看看盗版书也一样打发时间。

  真爱这东西我是相信的。但是绝不相信这个东西能恒久。很多恩爱夫妻携手到老,基本靠的是包容和责任心维系,然后真的到了一定年龄就真的是习惯了。性格刚烈,个性要强、眼里容不下沙子的,往往结局不被看好。

  小孩子路过橱窗看到玩具希望带走,也是真心的。父母不给买就哭天哭地,感觉心灵被掏空,真的要买回去了,也就是玩几天新鲜而已。

  有的人愿意将就,知道退货损失比较大而且很麻烦,就将就了一辈子。有的人就任性,感觉活一辈子不容易,不想委屈自己,所以也解放了天性和身体。

  有的同胞认为自己本事大,一直讨人喜欢,觉得自己有桃花运,成天还美滋滋。他也不想想自己搞的都是什么货色。尤其是这年头,我敢说出了学校,遇第一次的概率绝对是小到可以忽略。千万不要以为自己有什么特别或者过人之处,当你觉得自己很牛逼的时候,真相其实是对方换谁差不多都一样。

  这年头情侣和夫妻间敢于把手机密码告诉对方的,平时来信息和通知放心让对方去看了告诉自己的,或者是去洗手间敢把手机留在外面的,这种才差不多算是及格。一旦在这方面贼头贼脑,都可以算作是举止异常。

  实际个人对现在的婚恋状况看法确实是悲观负面的。就是因为当下的社会环境,而人性的弱点逃不掉,进化也解决不了。以前有两个小钱且知道安稳的人,就能过的还不错。现在,几亿身价公开撕逼的都有。女人以前需要工作,学历,婚姻、孩子等等来证明自己。现在,买个声卡在家里接手机就可以直播,得到大批陌生人的认可。

  男人自己在作死,也怪不得人家。互相拆台,互相哄抬。到最后大部分都是受害者,几个知名富二代看似赢家,其实做了冤大头还自我感觉良好。

  而女人也忘了自己是谁,成了什么她们自己也搞不清。

  讲真,我同情现在的年轻人。

  不管男女,多看书学习充实自己以及坚持健身总是没错的。这两样是直接投资在自己身最少,而所起作用是最大的项目了。不能拥有亿万家财的话,那就尽量拥有一个有趣灵魂。看书和学习的过程里不免会让人思考,这种情况其实就是在完善自己。

  作为一个渣男,遇到会思考有想法知道提问的女人,我通常掉头就走,因为知道没啥便宜可占。而女人耍的那些手段,除非我愿意而装糊涂,否则也绝对忽悠不到我。

  蒲素不精明,但是也不傻。所以他在二十多岁的时候就有了清醒的认识。不得不说,这方面的认识主要拜托王艳。作为真正意义的初恋,他多次反复的衡量比较,王艳和孙莉以及之后的这些女孩都远远没有可比性。

  一个只不过从职高出来就去夜总会当迎宾咨客的生活区女孩子,就因为在工作场所看多了一些有钱人,眼光就变的不同了。要知道这还是一个淳朴的女孩子,她都甚至会产生跟蒲素谈恋爱,是自己伟大为了真爱奉献的一种感觉,只能说去他x的!

  两人之间有一方抱着这种心态,注定不会平等。哪怕蒲素没出事,两人最终走到一起结婚成家,他也注定是那个好像欠了终身信用卡的人。因为自己离对方期望值太远,所以小心翼翼不停的努力还贷,这辈子就像是有根鞭子不停的在他身抽打,让他加油加油再加油。

  实际,蒲素连王艳一直在做什么都不敢和自己父母讲。因为觉得丢人,当时那个年代那个夜场职业实在是说不出口,恐怕现在,不说被鄙视起码也不是个荣耀的职业。

  而他无论学历,还是工作,起码自己有个铁饭碗还在外面集团里当着白领,却莫名其妙在一个夜总会迎宾面前生生给弄自卑了。

  女人搞起这一套来无师自通,不需要专门学习,她们天就会。只不过,起码王艳在蒲素这里后来是狠狠被打脸了。这不是里的桥段,是真实发生的事情。

  蒲素也不想那样,但当时就是不想见她。直到现在还经常能想到她,足以说明蒲素不是个薄情的人,但是复杂的情绪虽然各种都有,却从没有和她再见的念头。

  除了早慧的孩子,大多数人生来就是一张白纸,后面的性格和喜好,大多是在成长过程里接受到的人和事所造成的。蒲素之所以对女人后来有了玩世不恭的态度,到底是天生就是这样还是和王艳有关,他一直没搞清。

  总体讲起来,他伤害过别人,也被别人伤害过。多数时候他看起来像个混蛋,只是当他不想做混蛋的时候,别人就想把他当傻蛋。这种事真的是和谁讲理去?


重要声明:小说“最是光阴留不住”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