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傅先生总是太磨人 150、第150次太磨人


  第一百五十章

  隔天, 将近五点的时候,傅同和傅潜渊一起到山巅看了日出,之后就没在山上多待, 离开了龙洵山。

  他们离开的时候,山风簌簌,松柏草木不停摇晃着枝叶,天上的鸟也落了下来, 绕在他们身边不停盘旋

  这是来自龙洵山所有生灵的挽留。

  它们舍不得傅同和傅潜渊走, 想让他们留下。

  但傅同不能留。

  以前他的生命里只有傅潜渊一个人,所以只要傅潜渊在,他待在哪里都没关系。但现在与从前不同了, 他认识了温融,认识了温琅,有了许多友人, 也有了许多喜欢他的人,从那一刻起,他就没法再像从前一样了。

  已经入世的人, 无法出世。

  傅同站在山下, 静静的看着面前这座承载了无数记忆的山, 良久,回过头, 似是不忍再看,决绝的出了结界。

  一瞬间,山风止,万物歇。

  傅同垂下眼睛,沉默不语。

  知道自家崽崽心里不好受,傅潜渊往前一步, 轻轻握住了他的手,用掌心的温度给了他安慰“没事,以后没通告的时候经常回来就是,一切都会好的。”

  傅同低低嗯了一声,半晌,又笑了下。

  “好。”

  这句话后,两个人没再说什么,下山去了温融住的小镇上和他汇合,然后一同赶往龙都,回去的时候刚过八点。

  傅同和温融告别,之后没回家,直接和傅潜渊去了周水大街,见一个人。

  那个他之前和傅潜渊说过,要感谢的人。

  于是江阮的宠物店在开店还没三分钟后,便迎来了今天的第一批客人,傅同和傅潜渊。

  “叮当”

  傅同推门,门后的风铃碰撞着响起来,声音清脆极了。

  江阮本来在整理新到的狗粮,听到风铃声,他回头,视线在傅同和傅潜渊身上环绕一圈后,最终停在了傅同身上“你来了啊。”

  傅同点点头,江阮便笑了“是来拿之前订制的狗牌的吧我早就做好了,稍等一下。”

  说着,他回到前台,拉开抽屉开始翻找,傅同看着他的身影“其实我是”

  后面的话还没来得及说,江阮已经把糊糊的狗牌找了出来“找到了。”

  他从抽屉拿出一个深蓝色的盒子,笑着送到了傅同面前,盒盖已经被打开了,里面放着一个深灰色的布制狗牌,绣着糊糊的名字和它的专属q版简笔画,很精致也很可爱。

  “怎么样,还喜欢么”

  江阮显然对自己的作品挺满意,笑眯眯的问他。

  傅同点点头,从他手里把盒子接了过来,话说的很认真“谢谢。”

  “不用。”江阮摆手,“狗牌我是收过钱的,分内之事而已,不必谢。”

  “我说的不是这件事。”傅同对上他的眼睛,“我是说,谢谢你,秦羽。”

  秦羽,是鸿鹄的名字。

  这两个字说出口,背后,傅潜渊一怔。

  在见江阮的第一面的时候,他就觉得这人身上的气息不似寻常人,有过留意,只是傅潜渊确实没想到,他居然是鸿鹄。

  在通话里告诉他傅同身上的咒术是三劫,后来又用信件给了他诸多提醒的鸿鹄,秦羽。

  只是这件事崽崽是怎么知道的

  傅潜渊心里有些疑惑,而傅同很快便给了他答案。

  他解下背包,从里面把鸿鹄在笔记里藏着的那封信拿了出来,直接翻到末尾,在日期上面那行字的上面点了一下。

  那里写着的是鸿鹄的名字。

  秦江阮。

  鸿鹄,名羽,字江阮。

  傅同把信收起来,把它放进笔记本里,一起送到了鸿鹄面前“所以这句谢谢我必须要说,谢谢你的笔记,谢谢你的手环谢谢你救了我。”

  笔记里的信解了傅同所有的疑惑,也给他和傅潜渊如今所拥有的余地做了铺垫,而之前江阮在酒吧里给傅同的那个毛绒狗手环,除了让他从三劫的幻境里清醒过来之外,还在最后把他从天谴里拉了回来。

  死生界的那场终结,傅同的入煞其实不是假的,一来他没那么好的演技,而来演戏装出来的煞气也不可能引得来天谴。

  他差一些就输了,是手腕上之前带着毛绒狗手环的地方,一次又一次在他崩溃癫狂之前浸出冷意,那种冷分外刺骨,仿佛刻进灵魂,浇熄了他心上熊熊燃烧着的火,让他清醒了过来。

  加上这次,江阮送他的这只手环,一共救了他三次。

  第一次是刚拿到手环的那天,他在和傅潜渊去买烟火的路上突然昏迷,这次的昏迷,让傅同提前进了三劫的最后一劫,免去了他在中间还要承受的更多不堪,让他在最崩溃的时候还是保持了一分清醒。

  第二次是他被周围的声音刺激到崩溃,受到蛊惑想杀掉傅潜渊的时候,因为那点残存的清醒,他抵在傅潜渊心口的那把刀最终没有落下去,也在那一刻,他捕捉到了真与假的边界,找到了指引他的那点光,最后从虚无里走了出来。

  第三次就是在死生界的这一次。

  三次,环环相扣,少了任何一次,傅同都没办法从咒术和死生界里走出来。

  这点傅同清楚,而傅潜渊在听到他说的这些话后,很快把事情想清楚了。

  “谢谢。”他往前一步,在江阮面前稍稍躬身,声音沉沉的,“往后,只要你需要,我所有的一切皆可为你所用。”

  从前在问傅同身上的咒术是什么的时候,傅潜渊说过同样的话,那时江阮没有应声,这次也还是一样。

  他这一生不过潦草,其实也没有什么能求的了。

  “不必。”

  江阮还是这两个字,他垂眼看着被傅同送到身前的东西,最后只把信接了过来“笔记你不再需要的话,就给温融吧,这是之前我输给他的东西,就这么要回来的话着实不妥。”

  说完,他停顿几秒,又道“还有,你们也不用谢我,真想谢的话就谢自己吧,还记得那个用了三劫的部落么让人从咒术里清醒过来的办法,我早给他们用过,但在虚幻和真实里,他们无一例外全都选择了虚幻,最后沉溺在梦境里死于天谴,都是自己选择的结果。”

  “但你不一样,只有你,在经受真实的苦,尝过虚幻的甜之后,还是选择了真实。”

  “是你自己救了自己。”

  选择。

  傅同想起他在梦境里看到的那两个不同的自己,记得欢喜的孟歧送到他手边的花,和最后的那句你便去吧,也记得一身狼狈的孟歧在推他出梦境前说的那句,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他想念欢喜的孟歧,但没要他手里的花,而是转身拥抱了狼狈的自己。

  于是他从长夜里离开,一步步走向黎明。

  傅同确实应该感谢自己。

  但他也知道,如果没有江阮,他连最后做选择的机会都没有。

  傅同看的清楚,但既然江阮不愿听这些,他也就不再说,只缓缓朝他笑了一下。

  这一笑,让江阮的眼神有了那么一瞬间的恍然。

  他视线停在傅同脸上,看着他的眉眼,看着他笑起来时脸颊上浅浅的两个酒窝,半晌,抬手慢慢往前探去,看起来似乎是想要触碰傅同的脸。

  下一秒,却突然停下了。

  江阮收回手,眼里的恍然消失不见,被无边无际的沉寂覆盖了。

  他复杂的看着傅同,沉默许久,偏头避开他和傅潜渊的视线,低低出了声。

  “所以,真的不用谢我,我做这些其实也不是为了你是为了孟休。”

  孟休,这个名字傅同并不陌生,是在他之前诞生的那只睚眦,也是所有的睚眦里存世时间最短的一只,一千七百年,最后死于天谴。

  鸿鹄,责任。

  孟休,天谴。

  江阮同为凶兽的爱人,还有信里最后绝望而无力的对不起。

  傅同的心一颤,猛地抬起头,而江阮之后的话,也肯定了他的想法是真的。

  “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就觉得你和孟休很像,无论是容貌还是骨子里的一些东西,都让我觉得你们好像是一个人只有一点不像。”

  江阮低头站在那里,眼神沉沉的“傅同,你比他幸运。”

  傅同在恰如其分的时候遇到了温融,温融把他从绝望和崩溃里带了出来,然后在九年后等来了傅潜渊。

  但他的孟休什么都没有。

  他孤零零的在岐山死去,灰烬碾进泥土,来到这世上一千九百多年,最后却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很多时候,江阮都会想,如果当初孟休也能遇见一个像温融这样的人多好,他只要再等等,不需要九年,只需要一个月,他就能从沉睡里苏醒过来,

  但是没有如果。

  江阮看向傅潜渊“你也是幸运的人我很羡慕。”

  羡慕他回来的时候爱人还在,不像他,归来一无所有,只剩下心如死灰。

  和傅同相比,其实傅潜渊更能与江阮感同身受,也正是因为这样,傅潜渊凝视江阮许久,最终选择了沉默。

  有些事情,说出来的每一个字都是把伤疤再次揭开的过程。

  江阮自然清楚傅潜渊的沉默为何而来,他笑笑,重新看向傅同“好了,狗牌的尾款付一下,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别再提了。”

  他这么说的时候,外面,宠物店有客人来了。

  那有些话就算能说,此时也不方便说了。

  傅同点点头,微信付了狗牌的钱,顺带着还给糊糊买了两箱小零食。

  再看过去的时候,江阮已经去另一边招待客人了,注意到傅同的视线,没过来,只笑着朝他和傅潜渊摆了摆手“下次见。”

  两个人应了一声,也不再多留,转身朝外面走去,走到门边的时候,傅同突然想到了什么,回头看江阮“你以后有什么打算么”

  江阮遥遥,脸上温润的笑意像是面具,没回,而是反问他“你觉得我还有以后么”

  傅同心里沉沉的,默不作声的低下头,有些丧。

  这样的他让江阮又想起了孟休,他们实在太像了,连难过时的小动作都一样。

  算了,和小朋友说这些做什么呢

  江阮静静看着,到底是心软了,没再说那些心灰意冷的话,朝傅同笑笑“以后我或许会去当老师吧,孟休从前总说想做夫子,他想做没能做的事,我想去替他做。”

  这话过后,他不再看这边,继续和客人说起了话,傅同的原地盯着他又看了几十秒,收回视线,转身和傅潜渊出了门。

  两个人渐行渐远,身影很快在路的尽头消失了。

  他们不知道,身后,江阮几乎是在他们出去的瞬间便抬起了头,一直看着两个人远去,直到他们的身影在视线范围里消失,他才收回视线,从身后把傅同刚才还给他的信拿了出来。

  刚才进店的客人随着他的动作散成白雾,落在地上不过几个小小的纸人。

  江阮把信展开,看着信纸末尾的许多个对不起看了很久后,慢慢闭上了眼睛。

  江阮觉得傅同和傅潜渊是幸运的人,原因其实还有一点吗,只是他没有说

  他们出现在他面前的时间,也是恰如其分。

  在孟休刚离去的那几百年里,他对这个世界充满了恶意,如果在这个时候遇见傅同,他会把这些恶意全部落到傅同身上。

  你的生,是我挚爱之人的死换来的。

  杀了你,他是不是就能回来了

  在比这更晚一些的时候,他从恶意里冷静了下来,不会再迁怒于别人,却心如死灰,根本不会管旁人的事。

  直到现在,他想通了许多事,重新入世,这时候遇到傅同,他没有恶意,也不会袖手旁观,只想伸手拉一把,不让和孟休这么像的人经受和他一样的苦。

  他救不了自己和孟休,便想救有同样经历的人,算是给自己一个慰藉。

  还好,傅同撑了下来,不像他们,以悲剧收尾。

  江阮闭着眼睛,很多事很多画面在心里掠过去,缠绕许久,半晌,他抬手,轻轻覆在了眼睛上。

  孟休。

  我想你了。

  从江阮的宠物店离开后,傅同带着糊糊的零食和狗牌,和傅潜渊一起回了家。

  到家的时候大概七点,两个人上楼,刚出电梯,迎面便看见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十二个人。

  妖怪局全员和谭霖与陆川。

  一众人围在那里,几乎把楼道填满了,再加上薛陵和羽衣人身上的煞气,让他们看起来很像上门讨债的债主。

  傅同“”

  他有些无奈“你们怎么来了”

  谭霖的崽还没生出来,此时正靠在羽衣人身上昏昏欲睡,听到傅同的声音,他瞬间清醒,先一步出了声“来看你啊听说你们回龙都了,我们就来看看,怎么样,是不是很感动”

  傅同笑了一声“确实很感动,尤其是你,都这样了还来看我,真不容易。”

  说话间,他视线在谭霖腹部撩了一眼,什么意思不言而喻。

  谭霖老脸一红jg

  果然,这人恢复记忆后一点都不可爱了,还是和以前一样那么讨厌。

  谭霖抽抽鼻子,看傅同的眼神写满控诉,傅同看着便笑了“好了,别这么看我了,先进来吧,在外面待时间长了我还真怕你有什么闪失。”

  他掏出钥匙开门,谭霖随着走进来,还没忘记反驳“什么闪失哪有闪失,宗行说了我们的崽很稳,绝对一点事都没有。”

  “好好好没有闪失。”

  傅同敷衍的应了几声,反手合上门,招待他们到沙发那边坐下。

  傅潜渊放下糊糊的零食,转身去厨房切水果,妖怪局几个人要么殷勤跟着去帮忙,要不在旁边跟着糊糊玩,沙发这里一时间就只剩下了傅同陆川和行走不便的谭霖。

  傅同从背后揪过一个抱枕抱住,下一秒,就对上了陆川的眼神。

  非常严肃的眼神。

  他当然知道陆川这样的眼神是为何而来,有些心虚“你这样看着我做什么”

  “你说我是做什么”陆川冷笑,“傅同,一千七百多岁的人了,还给我玩突然失踪,你挺能啊”

  “也还好。”傅同试图狡辩,“虽然我算是短暂失踪了一下,但是综艺我没有鸽,提前和肖导说过的,他同意了。”

  “我在乎的是鸽不鸽的事儿么”陆川越听越生气,刚要发作,突然一顿,“等等,你说肖导同意了”

  傅同点头“同意了,说下一季我们补一期就行,连违约都没算。”

  陆川就更震惊了。

  因为肖导是圈里出了名的严格不好说话,定下什么就是什么,之前傅同的通告能一直推迟,已经是肖导看在两个人过往的交情上极度退让的结果了,这次傅同闹失踪,陆川已经做好了承受肖导怒火的准备,结果傅同现在告诉他,这是肖导同意了的结果。

  惊。

  他急忙追问“你给的什么理由让肖导同意的”

  傅同“我给他说我其实有个男朋友。”

  陆川“”

  傅同“然后男朋友劈腿不说还骗婚,背着我回老家结婚了,而我要过去手撕渣男。”

  陆川“”

  傅同“肖导在感情方面的比较多,经历过相同的事,能感同身受,于是瞬间就同意了。”

  陆川“”

  陆川一口气没上来,差点哽住“你真是这么说的”

  “当然是骗你的。”

  傅同坦然一笑,毫无骗人后的愧疚感“其实是,我说在许多年前我有个男朋友,后来分手了,而现在我有了一个机会,要回去挽留我们的爱情。”

  “刚才也说了,肖导在感情方面的经验比较多,这件事上他也有过相似的经历,还是能感同身受,于是就同意了。”

  贵圈真乱。

  肖导共情能力不错。

  感情经历确实也挺丰富。

  陆川心里这么想着,这下是真没话说了“行吧。”

  话说的非常无奈,心情也是。

  “算了。”陆川重新坐好,“这事既然都已经这样了,就先放放,我们先说说另一件事。”

  他看向傅同,觉得自己简直就像是个为孩子操碎了心的老父亲“你的本能周期好像还没过吧。”

  傅同一怔。

  好像还真是这样。

  他这次的本能周期因为欲望长时间没纾解,被迫从一个月延长到了两月甚至三个月,后来虽然被三劫咒术压着一直没有发作,但就和弹簧一样,一旦松开,后续的感觉难以想象。

  而现在,三劫解除,弹簧已经松开了。

  傅同终究还是要面对本能周期这个非常现实,而且迫在眉睫的问题。

  傅同抱着抱枕瘫倒在沙发上,心情复杂,陆川瞄他一眼,又瞄瞄厨房里的傅潜渊,压低声音问他“所以我想问一问,你和那位现在是什么情况”

  旁边谭霖闻言也凑了过来,悄咪咪的准备听八卦。

  傅同瞥他们一眼,把他和傅潜渊这些事挑着能说的给两个人说了,听完,陆川还没出声,谭霖先点了点头。

  “明白了。”谭霖总结,“就是分手待复合或者离婚待复婚的关系,关系有所中断,但是感情还在,只需要一个契机恢复从前,是这样的吧”

  这话听起来的怪怪的,但是仔细想的话,意思好像又没错,而且还挺贴切。

  “差不多。”想了几秒,傅同到底放弃挣扎,点了点头。

  噫。

  谭霖看他“你说你这是何必,都到这份儿上了,耗着还有什么意思,甜甜的恋爱不香么”

  香,但是就是暂时还没法彻底缓和下来,这点傅同也控制不住。

  他没法像薛陵那样有勇气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接受所有,他还是怕,所以需要时间来过度一下。

  他心里清楚,但要面子,肯定不能这么说,于是怼谭霖“你一小孩子家家的懂什么。”

  我有什么不懂的。

  我看得非常清楚,你这就是在造作。

  谭霖心里哼哼,但也不敢说,迅速转话题“算了,这个不重要,我们先不说,重要的是,既然你们现在已经是这种关系的话,就你现在的情况,我倒是有个很好并且很成熟的建议。”

  傅同一脸我就听你瞎扯的表情“什么建议”

  谭霖往傅潜渊的方向一指,后面两个字说的非常自信

  “嫖他。”


重要声明:小说“傅先生总是太磨人”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