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遥远的救世主 第四十五章


  1

  那个名为《格律诗公司文件》档案袋在刘冰卧室的电脑桌醒目的位置上放着,刘冰的手指搭在档案袋上无意识地轻轻敲打,呆呆地望着窗外一群打麻将的人,听着麻将桌那边传来的嬉笑、争吵、洗牌的嘈杂声音。现在距离签约宴会只剩下3个小时,他的心在感受着时间一分一秒地消失,他觉得自己的命运现在是以分钟来计算了。

  今天晚上8点,深圳乐圣音响公司与北京格律诗音响公司的签约宴会将在古城明珠饭店的中型宴会厅举行,8点19分正式签字。

  无论社会舆论怎样评价这场诉讼,也无论乐圣公司怎样敌视格律诗公司,都不影响一个基本判断:乐圣公司走出困境的惟一出路就是依托现有格局与格律诗合作。尽管法庭的唇枪舌剑和林雨峰的坠崖事件还余音未散,而生存与发展的需要最终还是让乐圣公司的高层管理人员抛开个人感情使两家公司走到了一起。经过3轮的艰苦谈判,乐圣公司分别与格律诗公司和王庙村生产专业户达成了一揽子的合作——

  乐圣公司独家有偿使用格律诗品牌和音箱设计专利,独家经营双组分音箱,今后推出的乐圣旗舰双组分音箱命名为:乐圣-格律诗。

  格律诗公司的音响机架产品全面进入乐圣公司销售网络。

  乐圣公司将王庙村确立为“乐圣-格律诗”和“乐圣旗舰”及其它高档音箱箱体的生产基地,由格律诗公司对箱体质量提供有偿担保。

  乐圣公司撤掉高档音箱箱体的生产线,将设备按工序分解,折算价格后以加工费偿还债务的方式借贷给王庙村生产专业户,由格律诗公司承担债务风险担保。

  通过合作,乐圣公司既能甩掉高档箱体劳动力成本高的劣势,又能保留PVC贴面音箱和普通家庭影院音箱对机械化程度要求高的优势,既能大量回笼资金,又能对格律诗公司和王庙村专业户保持一定程度的牵制,必将大幅度降低生产成本,增强产品的市场竞争力。从某种意义上说,格律诗公司和王庙村专业户几乎已经成了乐圣公司生产经营体系中的两个松散型联合体,如果不考虑面子因素,乐圣公司无疑是这次资源整合的最大赢家。

  有人说这是订单扶贫,也有人说这是生产机制造血扶贫。无论怎么形容,归根到底都是一场你死我活的诉讼使王庙村的农民获得了更多的就业机会。

  作为格律诗公司的创始人,刘冰亲历和目睹了格律诗公司的演变,而当公司即将跨入历史性发展机遇的一刻,他自己却成了格律诗既得利益的局外人,没有了轿车,没有了可以拿出名片的身份,没有了成功人士的做派与周围羡慕的目光……竟然被一个半路闯进公司的女人呼来唤去,看不到前途与希望,只有孤独、茫然和苦闷。格律诗公司的胜诉把他在精神上抛进了痛苦的深渊,仅仅一个错误的判断就让他与那个近在咫尺的锦绣前程擦肩而过,那该是一种怎样的煎熬?怎样的心痛?

  他向往的是一种衣食无愁而又高雅的生活,开着高级轿车,挟着精美的公文包,随时向部下发布命令,部下恭恭敬敬地紧随其后向他汇报工作,还有一个漂亮的女秘书为他处理文件、端咖啡……有音乐、有朋友,有被人羡慕的目光注视……

  当一切似乎绝望的时候,丁元英的“新证据”档案袋使他看到了一线希望的曙光,他像是溺水的人突然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既紧张不安,又充满了被拯救的渴望。

  他反复暗示自己:人人都是为自己,人人都自私,所谓的“朋友”只不过是一个名词而已,根本不具备更多的含义,而金钱是衡量一切人际关系的惟一准则。他被一种强大的力量主宰着,血液逐渐升温,想像力随之膨胀,仿佛手中已经真的把握住了什么。

  他思索、权衡,再思索、再权衡。他不甘心,他也不能甘心!

  如果等到肖亚文要清除他的时候他才使用“新证据”档案,他的人格和尊严就已经受到轻蔑了,所维护的不过是一个打工的机会,没有实质意义。

  如果是一个出于良知和正义感的人在签约仪式前一分钟的关键时刻把“新证据”的黑幕当众曝光,那将是一个爆炸性新闻,他刘冰就是一个改写乐圣公司命运的人物,真相大白于天下,伸张了正义,捍卫了法律,他无疑会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成为英雄,必将演出一幕幕被记者团团包围的风光场面……而乐圣公司作为“新证据”黑幕曝光的最大受益者,自然知道应该如何回报。

  如果有了乐圣公司的条件垫底,那就水涨船高,可以依托这个基础再向格律诗公司要求更大的利益。毕竟现在是格律诗公司更输不起,毕竟自己在格律诗公司还有资历,欧阳雪和肖亚文要想躲过这一劫就必须得给他开出更高的价码。

  谁给的好处多就跟谁交易,一举解决生存和事业问题……刘冰越想越自信,越想越觉得不能再犹豫,他的手不由地攥住了那个能改变他命运的档案袋,心里涌起了一股出征决战的悲壮。他要告诉众人,他刘冰也是力挽狂澜的人物,非等闲之辈。

  他心里默默自语:前途命运在此一举了。

  于是,他整理了一下发型、领带、西装,出发了。

  2

  明珠饭店是位于古城繁华商业区的一家三星级酒店,格律诗公司的会议接待处、乐圣公司的签约代表、音响界特邀嘉宾和部分新闻记者都在此入住。

  刘冰在明珠饭店下了出租车,付过车费,直接上了11楼。乐圣公司北京音响店经理于志伟是乐圣公司的普通干部,住的是11楼的标准客房,而乐圣公司的两位高级干部则被安排在6楼的高级套房。

  刘冰摁下于志伟房间的门铃,门开了。

  于志伟一看是刘冰,热情地说:“刘主任,请进,请进。”

  刘冰进屋见写字台上放着几份展开的文件,寒暄一句:“正忙呢?”

  于志伟说:“不忙,赵总要求每个人都把协议最后再看一遍,看看还有没有疏漏。你这东家不去招呼客人,怎么跑我这儿了?”

  刘冰坐下,摇摇头发了一句牢骚:“说是让我回来配合欧阳雪搞接待,可欧阳雪根本就没给我分配一项具体工作,就这么干晾着。今非昔比,不招人待见了。”

  于志伟笑笑说:“这种话你可千万别在我这儿说,别让人误解我搬弄是非。”

  刘冰说:“我来找你是有事,有大事。乐圣的人我只和你熟,我想见见你们赵总,在见赵总之前我得先跟你打招呼,听听你的意见。”

  于志伟问:“什么事?”

  刘冰说:“法律规定,如果有新证据足以推翻原判决,可以在判决生效后的两年内提出再审申请。我想问问你,如果再审能推翻原判决,现在对乐圣公司还有没有意义?”

  于志伟一怔,立刻警觉起来,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刘冰说:“如果我在赵总和肖总正要签字的时候把格律诗的内幕文件当场公开,你们就有了新证据,就可以向法院申请再审,乐圣公司就能胜诉。如果胜诉对乐圣公司已经没有意义了,那我就没必要这样做了。如果对你们有用,你们能出什么条件?”

  于志伟心里暗暗思忖:这是真的?还是圈套?现在离签约宴会只剩下两个小时了,而乐圣公司又是处在必须合作的位置……然而于志伟很快否定了“圈套”的可能,虽然乐圣公司是处在必须合作的位置,但是格律诗公司更需要合作,这也是格律诗公司之所以挑起一场商战的最终目的。从人品上判断,丁元英、欧阳雪和肖亚文都不是能干出这种事的人。

  于志伟一笑说:“兄弟,你是想钱想疯了。丁元英是什么人你比我们了解,就算真有你说的新证据,那么重要的内幕文件能落到你手里?”

  刘冰说:“这你就不知道了,我跟丁元英还真是有点交情。丁元英要回德国了,他也看出来肖总可能会对我下手,所以特意给我留了一个保饭碗的招儿,那个内幕文件的档案袋就是他亲手交给我的,贴了封条,还做了蜡封处理。”

  于志伟说:“你怎么知道那里面肯定就是内幕文件呢?”

  刘冰说:“我了解丁元英,他这个人从不撒谎。他的意思只是让我在必要的时候拿这个吓唬吓唬肖总,能保住工作就行。但是,我可不想就这么一直打工。”

  于志伟说:“现在咱们两家公司正合作,你这样做合适吗?”

  刘冰说:“如果你们能让林董事长瞑目而没去做,你们这样做合适吗?推翻判决,那格律诗就完了,所有的东西都得归你们乐圣。赵总是有脸面的人物,我不让你们为难,咱谁都不去干那种偷(又鸟)摸狗的事,我表面上是出于良心和正义感站出来揭露真相,跟你们乐圣没一点关系,你们是后来被感动了才给我奖励。你估计,赵总能给我点什么?”

  于志伟在脑海思考着一系列的问题:如果错失一个可以推翻原判决的机会,这个责任他承担不起。如果是一场闹剧断送了两家公司的合作,这个责任他也承担不起。如果把这个难题上交给赵总,那就等于把赵总拖进了是非之地,连个缓冲带都没了,刘冰连丁元英这样帮他的人都能出卖,还有什么不能出卖的呢?

  刘冰见于志伟沉思不语,就从上到下拍了拍衣服说:“你是怕我身上有录音?我还没小人到那个份儿上。这屋里就咱俩人,你说什么都死无对证,我说什么也死无对证。你对乐圣公司的情况很了解,我就要你一句话,你估计能给什么条件?”

  于志伟说:“兄弟,我听你聊这些就已经冒着丢饭碗的危险了。”

  刘冰说:“我懂,我就是再不是人也不能出卖你呀。”

  于志伟说:“我知道你在格律诗公司的处境,你的心思我也明白。这样,咱们先定个小人协定。你仁义,我就仁义;你不仁义,也就别怪我不仁义。”

  刘冰说:“你放心,我这个人最讲义气。”

  于志伟说:“如果你的新证据能把这一局扳过来,格律诗音响店就归乐圣了。如果你对公司有特别贡献,以我最保守的估计,你至少可以得到10万元的一次性奖励,你可以担任格律诗音响店的副经理。按公司规定,副经理有音响店10%的利润提成。”

  刘冰问:“就这些?”

  于志伟说:“我说过了,这是最保守的估计。如果你纯粹就是要钱,也可以按律师代理费的三分之一计算。如果你想当经理、有配车,那得看你以后的工作业绩。”

  刘冰站起来说:“行,我知道了,我回去再考虑考虑。”

  于志伟起身送客,说道:“我再重复一遍,你仁义,我就仁义。”

  刘冰点点头,说:“我要是不仁义,你可以什么都不认账。”

  3

  深秋季节,天色早早就暗了下来,大街上的路灯都亮了。

  刘冰出了明珠饭店之后并没有直接回家取档案袋,而是沿着护城河漫步、思考。傍晚的秋风带着一股浓浓的寒意,河边的垂柳早已失去了夏日的婀娜风姿,裸露的枝条上残留着一些随时都会飘零的稀稀落落的黄叶,在冷冷的秋风里显出几许凄凉。

  刘冰走在堤岸上,既有一种大战临近的紧张,又有一种主宰命运的悲壮。虽然于志伟的最保守的估计并不是刘冰最满意的条件,但却是可以接受的条件,毕竟比没名没分的打工强了很多。而且,下一步就该轮到欧阳雪开价了。

  刘冰清楚,尽管肖亚文是控股股东,尽管她是董事长兼总经理,但是她的身份和地位是得益于欧阳雪的支持,至少在她还没有完全坐稳之前,欧阳雪的意见对她肯定会有举足轻重

  的作用。而他和欧阳雪都是古城人,多了一层同乡的关系,更容易沟通。

  他忍不住在心里自语了一句话:丁元英,你也有失算的时候!

  刘冰走着想着,不知不觉走到了一座小桥,小桥旁边的一片空地是一处小吃排档,一字摆着十几个摊位,有砂锅面、水饺、馄饨,有小菜、小炒、啤酒等等,每个摊位的锅里都冒着热腾腾的蒸气,散发着一股诱人的香味。

  他这才意识到现在已经是晚饭时间了,这时候也有了点饥饿感。他站在一个摊位前犹豫了片刻,找了一只小凳子坐下,要了一个什锦砂锅、一个(又鸟)蛋灌饼和一瓶啤酒。他已经知道今天晚上将会发生什么,也就不打算再吃什么签约宴会的大餐了。

  他一边喝着啤酒,一边思考应该向欧阳雪开出什么价码。以格律诗公司650万元的价值计算,他给自己内定了三个条件:一、格律诗公司20%的没有垫资负债的股份。二、担任格律诗公司总经理的职务。三、配备一辆25万元以上价位的轿车。

  他慢慢悠悠地吃了一顿饭,时间也消磨得差不多了,抬手看看表已经7点20分,离签约宴会还有40分钟,于是到路边招手拦了一辆出租车,回家取档案袋。

  回到自己的音响发烧屋,刘冰把档案袋对折了一下装进公文包,站在窗前抽了一支烟以稳定情绪。不管他怎么分析、判断和自信,他还是控制不住心里的紧张。他想,大凡干大事的人都是这么过来的?

  楼前的麻将局还在继续,只是树上多了两盏灯,两盏灯下摆了三桌麻将,其中一桌就有刘冰的父亲和几个退休的邻居,他们打得热火朝天,最明显的特征就是激烈的争吵,参战的人因为谁出了不该出的牌争吵,观战的人讥笑他人臭手也争吵。刘冰不喜欢打麻将,那东西太闹,没品位。他尤其对麻将桌上的摔牌看不惯,出牌就出牌嘛,何必非要摔牌?摔得跟说书先生拍醒木一样响亮,好像摔得不响就不足以显示牌技的高超。

  刘冰既羡慕他们又为他们感到悲哀,羡慕的是他们不必计较面子、名分,一个个活得轻松自在。悲哀的是他们辛辛苦苦工作了一辈子,赚来的仅仅是衣食温饱,他们似乎不知道还有一个花花绿绿的世界存在,还有高雅和荣耀的存在。

  刘冰觉得,天上有那么多闪烁的星星,总有一颗会是属于他的。

  4

  1998年10月9日晚上8点整,乐圣公司与格律诗公司及王庙村农户的签约宴会于明珠饭店5楼中型宴会厅里正式举行,出席宴会的有各签约方代表、新闻记者和音响界特邀嘉宾一共60多人,由古城明珠礼仪公司提供签约宴会的礼仪服务。宴会厅里的气氛既没有过分的热烈也没有明显的拘谨,平和、愉快而富有礼节性。

  刘冰没有进宴会厅,而是站在休息厅的窗前透过玻璃冷冷地看肖亚文致开幕词,他看着肖亚文作为中心人物被拍照、服侍、簇拥,心里酸溜溜的,甚至肖亚文的一个微笑、一个手势都让他感到不舒服。

  餐厅门口站着两位迎宾小姐,他走过去对其中一位小姐说了几句话,又指认了一下坐在5号台的欧阳雪,然后站在一边等着。

  片刻,迎宾小姐把欧阳雪叫出来了。

  欧阳雪问:“我看见你在玻璃窗外晃来晃去,怎么不进去?”

  刘冰示意了一下公文包,说,“这儿说话不方便,到那边坐。”

  大厅左侧是一个“咖啡园”,由盆景围成,高出地面约有半尺,摆着四五张精巧的小圆桌和高靠背椅子,旁边是一个酒台。欧阳雪跟刘冰走过去,她从刘冰的神色里已经感到了有什么事情发生。刘冰将50元钱递给迎上来的女招待,要了两杯咖啡。

  欧阳雪坐下,问道:“什么事?”

  刘冰打开公文包,拿出档案袋在欧阳雪面前展示了一下,说:“这是丁哥亲手交给我的公司内幕文件,这些文件可以作为新证据推翻原判决。肖总和赵总一会儿就要签约,时间已经不多了,我不想当众公开这些文件,也不想让这些文件落到乐圣公司手里。我想跟你提几个要求,如果你答应,就什么事都没了。”

  欧阳雪脑子“嗡”地一下就涨了,惊愕地喃喃道:“你……敲诈我?”

  刘冰说:“我敲诈你?当初你那么痛快就答应我们退股,肖亚文刚入股才几天伯爵公司就出650万收购格律诗,丁元英早就知道诉讼结果可什么都没说……这些都说明什么?你们从来就没有真诚过。”

  欧阳雪震惊了,刹那间嗓子里发不出声音。

  刘冰说:“我就三个条件,第一,给我20%的没有垫资负债的公司股份。第二,总经理的职务得由我担任。第三,公司给我配一辆25万以上价位的轿车。我没别的意思,就想跟你们一样活得像个人。”

  欧阳雪声音已经变得沙哑了,说:“都说音乐熏陶人,你听了那么多的音乐就熏陶成了这样?看来这音乐你听不听的也没多大关系。”

  刘冰说:“干脆点,你答不答应?”

  欧阳雪说:“亚文是董事长兼总经理,公司的事得由她决定,如果亚文因为这件事征求我的意见,我不同意。我从不记得公司有过什么内幕文件,如果是大哥人为造成的后果,我会去找大哥问个明白。”

  刘冰说:“你考虑好后果,别怪我没给你机会。”

  欧阳雪冷冷地说了一句:“我是摆馄饨摊过来的,不吃这个。”说完转身走了,那种眼神里流露出的冷漠足以撕裂任何一种自尊。

  刘冰被刺痛了,他望着欧阳雪离去的背影也冷冷地自语了一句:“既然你们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他知道欧阳雪会去找丁元英,但是晚了,现在找谁都没用了。

  他极力表现出从容地点上一支烟,但是刚抽了一口就将整支烟拧进烟灰缸,他那双微微有些颤抖的手终于拿起了那个主宰他命运的档案袋,撕开,抽出里面的文件。

  突然,他惊呆了!

  档案袋里根本没有什么内幕文件,全是洁白的复印纸,白得耀眼,白得让人眩晕。他像被铁棒猛击了头部,目光呆滞,大脑里一片空白,又仿佛被人抽去了筋骨,失去了所有的支撑力,似乎心脏都停止了跳动,血液骤然凝固……他本能地意识到:完了!

  一个声音在他胸腔里回荡:丁元英,你撒谎,你撒谎!

  过了片刻,刘冰从极度震惊的痴呆状态中恢复了神智,他多么希望刚才的一切只是一场噩梦,而他的目光再次投向咖啡桌,桌上依然是白纸,并没有奇迹发生。他呆呆地望着那些白纸,犹如望着一堆嘲讽,一种从未有过的疲惫、恐惧和绝望交织在一起,汇成了一股万念俱灰的感觉从骨子里丝丝往外渗透。

  他明白了,就在他触动档案袋蜡封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推开了地狱之门,而他的自信和梦想不过是吹一个泡泡糖而已,可怜透了。他对乐圣公司不再有用了,他对格律诗公司不再有用了,周围所有的人都会鄙视他……

  一位女招待发现他脸色苍白、神情异样,走过来问:“先生,您不舒服吗?”

  刘冰挥了一下手说:“走开,我没事。”

  女招待有些奇怪地看了看咖啡桌上的复印纸,小心地走开了。

  刘冰神情恍惚地将桌上的那沓白纸装进档案袋,站起身,抱着档案袋和公文包朝着楼梯走去,上到6楼,站在一扇窗跟前拉开窗户,抬头仰望夜空。

  秋夜的天空星光闪烁,而满天的繁星在刘冰眼里似乎都变成了一只只冷漠的眼睛,充满了轻蔑与鄙夷。他知道,只要从这里住下一跳他就解脱了,从此再没有痛苦和自卑,再也不用去面对孤独、恐惧和无所归依。他凄然一笑,从档案袋里抽出复印纸连同档案袋用力向上一扬,白纸从6层楼的高空纷纷扬扬往下飘落,像一只只盘旋飞舞的白色蝴蝶。

  在强者与弱者之间,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

  在道德与败坏之间,自己是一个多余的人!

  世界太大了,大得能包容罪恶、阴谋、眼泪……

  世界又太小了,小得竟然没有他刘冰的一块立锥之地……

  他爬上窗户,既像胜利者又像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样对着夜空大声喊道:“丁元英,你撒谎啦!你撒谎啦……”然后纵身一跳。

  接着,地面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

  楼下的喷水花池旁边,刘冰躺在冰冷的水泥地上,从他的嘴里、头上流出的血在黑夜的秋风里很快就凝固了。风吹动着他的头发,也吹起了飘落在地的白纸。不知哪里有音乐声隐隐传来,被风撕裂成断断续续的音符,零零落落地散布在夜空里……


重要声明:小说“遥远的救世主”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