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他的身上有朵花 第一章 五个妖孽


  傍晚。

  中海大学。

  释小鱼头戴棒球帽,套着连帽衫,背着大号双肩包,走出宿舍楼。

  迎面走来一个宗教系佛学方向的研究生,叫住了他。

  “和尚!我正说去宿舍找你呢?”

  “先把话说清楚,是你找我,还是你老板找我?”

  “呵呵,是我老板。”

  “跟你老板说,我没时间。”

  “别啊,这回是好事儿。明天中午我老板在全素斋请客,去不去?”

  “不去。”

  “为什么?那可是全素斋啊!”

  “得了吧,我要是去了,下午走得了吗?你自己说,你老板身为宗教系一级教授,每次找我讨论佛学讲解佛经都不给钱,合适吗?”

  “和尚,你可是出家人,钱财身外物,怎么还斤斤计较这个?”

  “谁说我是出家人?就算我是,每年的学费住宿费不照样得缴,少一分钱行吗?”

  “呃……”

  “师兄,我也不是为难你。这样吧,你回去告诉你老板,讨论佛学每小时收费一百,讲解佛经每小时两百。就说我说的,反正还有几个月我就毕业了。”

  “这个……”

  “别这个那个了,我还有事,先走了。”

  释小鱼是真有事。

  前两天,合作两三年的中间人给他介绍了一笔生意。

  东方幼儿园的副园长,为了工作方便在东方嘉苑买了一套二手房。

  重新装修、购买家具家电、散味儿……

  折腾好几个月,最近终于住进去了,却经常心神不宁噩梦不断,整个人憔悴不堪。半夜被噩梦吓醒后,偶尔还会听见奇怪的声音,总觉得家里有东西。

  她怀疑房子不干净,于是找到中间人,想通过他请来高僧,在家里做场佛事,随喜两千。

  老实说,两千块钱有点少。

  可是话又说回来,愿意随喜万儿八千的主儿,大可直接去寺庙请正规军,何必通过中间人找他这个游击队?

  再者。

  什么干净不干净。

  多半是人的身体或者心理出了问题。

  胡思乱想,自己吓自己罢了。

  释小鱼自小在庙里长大,没少跟老和尚做佛事;上大学后自己单飞,也做了多场佛事,从没见过神马牛鬼蛇神。

  大部分人其实就是寻求个心理安慰,或者说心理暗示罢了。

  这场佛事很简单,两千就两千吧。

  东方嘉苑小区位于中海市大学城附近,马路对面是东方小学,中海市重点小学之一,因此小区内有多家托班、辅导班、兴趣班、培训班等私人机构。

  这些机构的存在,为部分双职工家庭解决了小学放学过早的燃眉之急,为一些想创业的人提供了发家致富的机会,也为附近的大学生提供了不少兼职岗位。

  晚上七点多。

  释小鱼溜溜达达走进东方嘉苑小区,来到13号楼。

  副园长新买的房子,就在1801室。

  13号楼1层104室也是家托班,叫新希望工作室,房门和电梯门挨在一起。

  释小鱼在楼道里等电梯的时候,104室虚掩的大门内,传来一对男女的争吵声。

  “李静,亏你和郭瑶还是高中同学,如今她头七未过,你就这么做,你对得起她吗!”

  “对起对不起是我们的事,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凭什么不让我搬东西?你只是房东,那么多事儿干嘛!”

  “因为你太过分!”

  “我过分?呵呵,我就过分了,怎么着吧,有本事你打我呀……”

  释小鱼不是个多事儿的人。

  可是电梯迟迟没下来,屋里又吵得太凶,房门还虚掩着,他很快听明白事情原委。

  去年夏天,一个叫郭瑶的女生办了这家新希望托班。

  新学期开学后招收了三十多名小学生,都是东方小学的学生,她一个人忙不过来,又招聘了两名老师。

  李静是郭瑶的高中同学,得知此事后主动过来帮忙,后来也成为新希望工作室的老师。

  前两天郭瑶因故过世,托班没了主心骨。

  李静早就发觉托班的商机,趁着郭瑶过世、托班混乱的时机另立门户。

  她在小区重新租了一套房子,同样办起了托班。还凭借工作优势,把新希望工作室的两名老师和大部分生源都挖走了。

  生源是托班的关键,关乎托班存亡。

  由于老托班的口碑和人脉,新托班大多会选择暑假期间成立。趁着9月1号新学期开学,大批一年级新生入学,和老托班一起争抢生源。

  现在已经是三月下旬,对托班有需求的学生绝大多数已经报过托班,新托班很难再招到生源。

  李静的托班能够办起来,完全是因为撬走了郭瑶的生源。

  人心不足蛇吞象。

  挖走郭瑶的生源后,李静又打起课桌、板凳、白板、餐盘、床铺等托班必备物品的注意。

  这些都要花钱买,有免费的干嘛不要?

  她甚至连铺在地上的泡沫地垫、厨卫用具、墙上的小挂饰等物件都没打算放过。

  要不是她吃相太难看,房东孙飞实在看不过眼出面阻拦,屋里的东西早被她搬空了。

  今晚她又跑来撒泼闹事,就是想逼孙飞就范,同意她把东西搬走。

  结果两人吵了起来。

  阿弥陀佛。

  这是典型的毒闺蜜啊!

  难怪都说防火防盗防闺蜜。

  释小鱼不是圣母,没兴趣管别人的事情,看看电梯,已经开始从顶楼往下下了。

  托班内的争吵还在继续。

  “李静我告诉你,郭瑶的妹妹下午才给我打过电话,她已经从外地回来准备接手托班。”

  “蒙谁呢!我跟郭瑶认识这么多年,从没听过她还有个妹妹!”

  “你听过也好,没听过也罢,总之屋里任何一件东西你都别想动,否则我报警!”

  “就算她妹妹回来又怎么样,这个托班已经没学生了,还有存在的必要吗?”

  “谁说没学生,他们五个不是吗!”

  “他们五个?哈哈哈哈!”

  李静像是听到什么可笑的事情,大笑起来。

  “知道我为什么不要他们吗?”

  “他们五个自己不学好就算了,还影响其他小朋友的学习和休息,家长们没少提意见。以前要不是郭瑶反对,我早把他们赶走了!”

  “你随便去打听打听,看看附近有哪家托班愿意收他们,连学校的老师都被气的不愿管他们。”

  “就这几个熊孩子,哪个老师能忍……”

  客厅内,除了孙飞和李静外,还有五个十一二岁的小学生。

  三男两女,都没穿校服。

  之前二人争吵的时候,人家五个各忙各的,没有受到丝毫影响。

  可是听到李静说他们是熊孩子……

  不,爽,了!

  玩手机的寸头男生踩着椅子,恶狠狠威胁:“臭婊砸你搞事情是不是?信不信我找人砸你家玻璃,扎你家车胎,堵你家锁眼,泼你家大门!”

  正描眉的长发女生放下眉笔,阴阳怪气的讥讽:“老女人,本来就长得又黑又丑,嘴还这么臭,活该找不到有钱的老公,一辈子穷酸命!”

  “婧婧,别跟这种穷·逼浪费口水。”接话的是个小胖子,摸出几张百元大钞,大咧咧的朝孙飞挥舞,“老头,看见没,抽肿她的嘴,这些钱就是你的!”

  抱着笔记本的男生推了推眼镜:“你这个残次品,想让我强行把你从这个世界删除吗?”

  最后开口的是个穿黑衣服的短发女生,她拿起魔仙棒,露出小虎牙,幽幽的警告:“送你一句妈卖批,立刻滚出本女王视线,否则本女王诅咒的你想回火星。”

  阿弥陀佛!

  熊孩子果然名不虚传!

  门外的释小鱼忍俊不禁。

  孙飞无语。

  他今年才三十多岁,却被喊作“老头”,让他情何以堪?

  李静大为光火,冲孙飞吼道:“看到了吧,这种垃圾学生就是欠管教!”

  “你骂谁垃圾!”

  五个熊孩子怒了。

  寸头男生抄起凳子。

  长发女生高举手机,打开录像功能。

  小胖子又掏出几张百元大钞,冲孙飞挥舞:“撕烂她的破嘴,双倍!”

  眼镜男打开笔记本,噼里啪啦的敲击键盘:“我现在就编辑你的运气,让你今天倒大霉。”

  短发女生抬起魔仙棒,对准李静画圈:“画个圈圈诅咒你,本女王诅咒你摔个狗吃屎。”

  孙飞知道几个熊孩子的破坏力,担心事情闹大,呵斥李静:“出去!以后再敢来捣乱,别怪我不客气!”

  “你等着,这事儿没完!”

  李静怒哼一声,气冲冲推门而出,一拐弯险些撞上门外的释小鱼。

  释小鱼后退半步,靠墙站稳。

  李静就没那么好命了。

  她走得太急冲的太猛,刹不住车。

  匆忙闪避时身形不稳鞋跟崴断,一下子扑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哈,狗吃屎咯!”

  “怎么样怎么样,我把她的运气编辑成‘差’,有效果吧!”

  “脑残,这是本女王诅咒的结果。”

  “婧婧,拍下来了吗?”

  “当然拍下来了,等下就传到网上。可惜她穿的不是裙子。”

  五个熊孩子探出脑袋,兴奋的议论。

  阿弥陀佛的。

  这是熊孩子吗?

  分明是妖孽!

  目送李静狼狈不堪的落荒而逃,释小鱼暗自感叹:如今的熊孩子太强悍了。

  只是他没想到,下一刻,自己就成为熊孩子的目标。

  “大叔,你是谁?在这儿干嘛!”


重要声明:小说“他的身上有朵花”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