飘柔文学 书籍介绍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加入书签 推荐本书 收藏本书
选择背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神箓 番外 第三篇 :陈氏有子,初露峥嵘【续一】


  >声音隆隆,似怒雷降临,激荡全场。.dt.[超多好]>虽然是一道声音,可却充斥着一股难言恐怖的睥睨威势,甫一扩散,震慑得在场不少人都几欲肝胆俱裂,瑟瑟发抖。>就连那些往日里在仙界中呼风唤雨,名震一方的大人物,此刻都不禁骤然色变,感受到一股窒息般的压力。>不好!>闻人冲临何等人物,一瞬就意识到,此次可能踢到铁板了!>听听对方话中内容吧,竟尊称那少年人为“四少爷”,若仅仅如此倒也罢了,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对方的一名侍从。>可当这个“侍从”直呼“轩辕破军”之名,更显露出一派浑然不把在场众人放在眼中的架势的时候,这一切味道都变了!>一个侍从的声音都如此恐怖,那这少年人的身份又该有何等尊崇?>这些念头在闻人冲临心中一闪即逝,可惜,当他欲要做出一些反应的时候,却已经晚了一拍。>轰!>只见那一道粗犷睥睨的声音还没有落下,一根巨大若擎天之柱,裹挟着可怖神辉法则的狼牙棒,凭空而现,当头狠狠砸来。>时空爆碎紊乱,发出可怖刺耳的尖啸,隐约之间,众人眼前仿佛山血海诸神沦陷大道崩殂的可怖景象。>那并非真实,但却是由真正恐怖的无上力量所衍化,直抵人心,震慑神魂!>谁也无法想象,这世上竟有人真的敢在轩辕氏的寿宴上动手,这何止是狂妄,简直就是对轩辕氏尊严莫大的挑衅!>哪怕就连闻人冲临这等大人物,在对付陈璞时,也一直采取的是极为保守的手段。>否则搁在寻常,以他的身份和地位,哪会有任何废话,直接就动手灭了对手。>这就是大人物,一个玄仙境年轻人敢跟自己叫板?这绝对是找死!>可这一次碍于轩辕氏的威严,闻人冲临也只能采取这种保守的手段,不敢乱来。>在这等情况下,当这一击以一种近乎蛮狠简单般的方式,直接劈杀而至时,就显得太不给轩辕氏面子了。>而从侧面也可以出手之人何其霸道,也似乎根本就不担心惹怒了轩辕氏。>轰!>那狼牙棒呼啸而下,势大力沉,裹挟无量神威,慢,实则极快,近乎瞬移般,已迫在眉睫!>闻人冲临的反应也不慢,大吼一声,浑身金辉涌现,施展出了全部力量与之对抗。>砰!>可仅仅一碰触,他整个人就像一只苍蝇似的被狠狠拍飞出去,竟根本没有一丝抵抗之力。>要知道这闻人冲临可是一位半步仙王存在,是闻人世家族长之弟,搁在整个仙界四千九百洲中,都属于傲立在金字塔顶端的存在,然而此刻,他却是在一击之中就被拍飞了……>显然,出手之人的力量,早已超过了闻人冲临太多太多,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存在。>不好!>这一刹,闻人冲临旁边的一众好友,像钟离震姜太钟等也属于半步仙王层次的老家伙,皆都不禁心颤,骇然色变,哪还敢与之对抗,皆都下意识地纷纷闪避。>可那出手之人明显不打算放过他们,狼牙棒余势不减,以一种蛮横粗暴的姿态,朝钟离震等人横扫。(广告)>于是下一刻,众人就副堪称惊世的画面。>砰砰砰~>一个又一个在仙界中名震一方,来历尊崇的大人物,此刻却像下饺子似的,被那狼牙棒一个个震飞出去,跌落一地,一个个痛呼哀嚎,狼狈到了极点。>当那凶残无匹的狼牙棒消失的时候,场中已七零八落地倒了一地大人物。>气氛死寂。>一众前来参加寿宴的修道者皆都被震撼,倒吸凉气,头皮发麻,这是何等手段?哪怕是仙王境存在出手,只怕都不可能轻松办到这一步吧?>赵云松也怔住,心中涌起难以言喻的情绪波动,他出身贫寒,往日里哪曾接触过如此多仙界大人物?>而此次在轩辕氏寿宴前,他不但见到了一众仙界大人物,并且还亲眼们一个个被拍飞了出去!>那狼狈哀嚎的模样,凄惨不堪的身影,显得如此可怜,让赵云松骤然发现,原来这些大人物也会感到痛苦和无助,原来他们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也会显得如此不堪和狼狈。>这就宛如打破了赵云松心中的一个樊笼,让他原本的意识受到了一种颠覆性的强烈冲击,更意识到,只要掌握绝对的力量,哪怕自己出身再贫寒,再卑微,也可以将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们统统打落神坛!>闻人烈呆滞在那里,嘴角哆嗦,眼瞳扩大,似犹自难以置信这一切。>自己的叔祖,竟被一击震飞了?>连叔祖那些好友也都全部被击溃……>嗡!>闻人烈只觉脑袋差点炸开,眼前一黑,差点就晕厥过去,这怎么可能?>场中一片死寂,唯有闻人冲临痛苦的呻吟声在回荡,那些修道者皆都震撼,不敢言语。>此时此刻,或许只有陈璞和唐宝儿一直保持着平静,似早已预料到会发生这一切。>一名粗犷魁梧的灰衣男子不知何时走了过来,手中随意拎着一根灰扑扑的狼牙棒,站在陈璞身边,咧嘴笑道:“四少爷你然他们不愿讲道理,而选择以势压人,那解决这个问题的办法就只剩下一个了,揍得他们主动让开一条路!”>陈璞苦笑道:“木奎叔,我原本不打算给轩辕老爷子的寿宴添乱的。”>木奎不以为然道:“那老家伙只怕早已知晓您来了,但他却选择躲藏起来,明显打算如何化解这个局面,您倒是不必介怀,什么添乱不添乱,这是轩辕破军自己在给自己找乐子呢。”>陈璞若有所思道:“我想也应该是这样。”>事实也正是这样,这毕竟是轩辕氏寿宴,会聚了不知多少仙界大人物,如今这一场闹剧就发生在迎宾大殿前,身为主人的轩辕氏族,焉可能察觉不到这边发生的变故?>可偏偏地,从这一场闹剧发生到此刻结束,竟是没有一个轩辕氏族人出来阻拦,显然这一切正如木奎所说那般,背后一定是轩辕破军在暗中阻止了那些轩辕氏族人插手此事。>只是让陈璞无奈的是,轩辕破军为何要这么做?难道真的是要热闹?>这可有些老不正经了。>当然,陈璞也只能在心中暗暗腹诽,他可是清楚,当年父亲在道皇学院修行时,轩辕破军身为内院首席教习之一,曾给予父亲不少帮助,他身为后辈,自当尊重轩辕破军。>另一方面,他们陈氏如今和轩辕氏的关系也大不寻常,和亲家也没什么区别了。>否则,这一次轩辕破军过寿,陈璞也不至于亲自代替父亲来走一遭。>果然,当这一场闹剧结束,木奎现身而出,那迎宾大殿内陆续走出一群人。>只是让陈璞意外的是,那为首之人居然是……>“陈宝宝!怎么是你这家伙!”>陈璞眼睛睁大,脱口而出。>那人身姿颀长,浓眉大眼,英俊阳光,眉眼之间和陈瑜有着七分相像,赫然正是陈宝靖,小名陈宝宝。>论及辈分,陈宝宝乃是陈瑜之子,陈昊之孙。>“小叔,赶紧进来吧,我二叔此次也来了,正在内殿等着你呢,不过你可要做好挨骂的准备。”>陈宝宝笑嘻嘻开口,朝陈璞招了招手。>陈璞乃是陈汐和甄流晴所生之子,论及辈分,陈宝宝的确就成了陈璞的晚辈。>不过论及年龄,陈宝宝则比陈璞还要大了许多,故而在陈璞面前,陈宝宝虽然恭顺,但并不显得太过拘泥reads;。>小的时候,他甚至抱着这位还是婴幼儿的“小叔”把过尿!>这叔侄两人之间的关系,只能说不似长辈和晚辈,但也不似同辈,总之很亲就是了。>“二哥也来了……”>陈璞登时又是一怔,顾不得起来,匆匆朝大殿行去。>唐宝儿听闻陈璞口中的“二哥”此刻也来了,眉宇间禁不住也泛起一丝拘谨,亦步亦趋地跟在陈璞身后。>木奎想了想,最终也跟了进去。>不过,当陈璞正欲走进大殿时,却似想起了什么,转头对陈宝宝说道:“那位是我同窗,和我一起来的,你要多照顾照顾。”>说着,他一指远处的赵云松。>陈宝宝点了点头,笑嘻嘻道:“交给我了,若照拂不好,小叔你怎么收拾我都行,当然,前提是你得能打败我。”>陈璞瞪了他一眼,就和唐宝儿木奎一起消失在了迎宾大殿中。>……>迎宾大殿前,一众修道者已从刚刚的震惊中稍稍恢复清醒,自然也目睹了陈宝宝和陈璞的交谈。>小叔?>二叔?>显然,从这些称呼上边可以陈璞倒并非是只带着一个侍女和一位神威莫测的侍从来的。>不过却是再无法多的端倪。>可即便如此,当目睹了之前木奎出手所显现的恐怖神威,就让在场所有人都意识到,刚才那少年的来历注定不简单了!>而当众轩辕氏宗族内的大人物立在陈宝宝身后,一派唯陈宝宝马首是瞻的模样时,众人心中愈发肯定了这种推测。>“各位长辈,其他的事情我就不参与了,不过各位长辈倒也不必再去为难那些不开眼的家伙,以免让此次寿宴再添波折。”>陈宝宝笑嘻嘻朝身后一众轩辕氏老人拱了拱手,就朝远处的赵云松招招手道:“朋友,且随我来。”>鬼使神差地,赵云松下意识便走了过来,跟随在陈宝宝身后走进了那唯有接收到邀请函才够资格进入的迎宾大殿内,一路畅通无阻,无人敢拦。>云松离去,不少人皆都不禁心中涌出一抹艳羡,清楚这年轻人刚才虽然出言得罪了闻人世家,可同样的却也因为他这种仗义执言,获取了那少年郎的好感。>这便是机遇了!>有时候或许一句话,就足以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就像此刻众人眼中的赵云松,便是活生生的一个例子。>同样,有时候因为一个不经意的挑衅,不仅会给自己带来祸患,也会波及到背后整个宗族。>就像此刻众人眼中的闻人烈闻人冲临等人,这次被当众击败,丢了如此大的颜面倒也事小,可得罪了那来历神秘的少年郎,恐怕影响就绝对不会如此简单了。>此刻的闻人烈,呆若雕塑,失魂落魄,打破脑袋也想不到,今日之局势发展到这般地步。>闻人冲临更是脸色铁青,直恨不得找一条地缝钻进去,丢人丢大了!这可是轩辕氏盛宴,众目睽睽之下,今日发生的一切只怕用不了多久,就会传遍整个仙界四千九百洲。>到那时,他们闻人世家非沦为一个天大的笑话不可!>怎么会这样?>那少年人究竟是什么来历?>闻人冲临心中惊疑。>“闻人兄,这次倒是你们做错在先,还好对方不愿计较太多,否则……后果可着实难料。”>这时候,一名轩辕氏的老人走上前,略带复杂地人冲临,他名叫轩辕秋恒,和闻人冲临倒也有着一定交情,故而方沦落至这般地步,心中也颇为唏嘘感概。>“我们有错在先?”>闻人冲临皱眉道。>“这时候再去分对错还有必要么?”>轩辕秋恒淡然道。>方那不冷不热的态度,再结合对方说出的话,闻人冲临原本被愤怒和耻辱填充的头脑,猛地变得冷静清醒下来。>“这么说,我们这次真的踢到了一个铁板?”>闻人冲临苦涩说道,心中极为不甘。>轩辕秋恒点了点头,想了想又补充道:“不止是你们,换做整个仙界任何人,任何势力恐怕都得罪不起,今日遭受这些挫折,倒也不算太坏,若对方真不依不饶,我轩辕氏也都无力阻拦。”>闻人冲临悚然一惊,头皮都有些发紧,问道:“对方……究竟是什么来历?”>他能够修炼至今,自非寻常可比,之前若非被愤怒冲昏头脑,只怕早已察觉到这一点了。>“你刚才难道没有听到对方姓什么?”>轩辕秋恒反问,意味深长。>闻人冲临怔了怔,旋即眼瞳骤然一缩,整个人如遭雷击般,彻底愣在那里,浑身发寒,如坠冰窟。>陈!>那少年该不会是……>一想到那个家族,想起那个家族中的一位无上传奇,闻人冲临心中的不甘轰然消弭不见,涌出一抹难掩的后怕。>——>ps:有些童鞋还不明白,金鱼再解释一下,番外在纵横的更新是免费的,只用一个纵横账号,点击就可以了,是0纵横币,也就等于免费reads;。>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feiz.>手机请访问:m.feiz.>本书来源/book/html/4/4137/

  ...


重要声明:小说“神箓”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发表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索引擎结果,属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返回飘柔文学首页,小说阅读网永久地址:prwx.org
Copyright © 2017 飘柔文学-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